爱上海ZZ

“你真的知道?”上海詫異的目光盯緊了妖族皇者聖骨,原本他沒抱太大的希望。
  “當然知道,不過你現在去了,也只是死路一條。”老不死沉聲說道:“要去那裡,至少得達到神道境界,就算是神道境界的高手前往,也有很大的機率會殞落在那裡。”
  “大人物也會殞落,那是哪裡?”
  “無盡之海深處。”
  “無盡之海……”
  上海微微一震,這個地方他並不陌生,乃是東荒赫赫有名的險地之一,而且他在北境聖女的心神中見過,萬古歲月後的三大至高聖主之一的蒼水聖主,就有傳承位於無盡之海內。
  無數年來,無盡之海中埋葬了不知多少高手,但是修煉者卻歷年不絕,因為那裡有著諸多寶物存在,據說那裡還有著萬古歲月的遺跡,甚至是一些特殊環境生出的靈物。
  “沒有把握,你最好別到無盡之海去。”老不死告誡道。
  “放心,我不會隨便玩命。”
  上海回了一句,既然知道水神源在何處了,那就不用毫無目的地浪費時間了,兩年,最多第三初,就得進入無盡只好去找尋水神源,畢竟他等得起,水憐殿主卻是等不起。
  “老不死,你知道聖使印記麼?”
  上海想起了手上的那一塊印記,此乃是妖族聖尊打入的,在沒弄清楚此印記的用處之前,他心底始終有個解不開的疙瘩,而且他無法肯定妖族聖尊的用意到底是好還是壞。
  “聖使印記?你怎麼會想起問這個?”老不死聲音帶著一絲訝異。
  “你看!”
  上海拉開右臂的袖子,只見上方是一頭栩栩如生的黑龍,彷彿活了一樣,龍之威嚴盡顯。
  “你怎麼會有這東西……”老不死驚呼出聲,聲音充滿了震驚和顫動,像是被震到了一樣,“快說,你到底從哪弄到的?這妖族的聖使印記,怎麼會在你的身上?”
  二人相處的時間已不算短了,上海還是第一次見到老不死這麼震驚過,哪怕是昔日的絕世古器,以及沉睡的至邪蓋世人物,老不死都沒表現得這麼激動過,顯然這老傢伙知道聖使印記的來歷。
  “你先告訴我,到底此物有什麼用?”
  “你不知道?”老不死一怔。
  “廢話,我要知道還能問你?”
  “這是妖族絕代強者賜予傑出者的印記,獲得印記者,等同於是妖族絕代強者的半個弟子,在妖族中身份超然,當然,除去這些作用外,據說聖使印記還有絕代強者封存的傳承。”老不死說道。
  “封存的傳承?”
  上海一愣,旋即問道:“妖族的傳承不都是延於自身血脈麼?怎麼還會有其餘傳承存在?”
  “這你就外行了吧。”
  老不死嗤道:“妖族的血脈傳承只是決定了他們能夠從先祖那裡獲得多少力量而已,並非是妖族本身自己。當然,這血脈傳承也極為重要,血脈越純,傳承就越強,自然資質也就越強。不過並非所有繼承強大血脈的妖族,都能夠將自身傳承給激發出來,並更進一步的。”
  “你的意思是說,妖族的其餘傳承,是為了將自身的血脈傳承給全部激發出來?”
  “這次你還算不笨,沒錯,除去激發血脈傳承外,還有妖族前人的修煉經驗,以及一些以妖族之體施展出的神通大術,像你之前學會的妖皇天羽術,就是這種傳承的一種。”老不死娓娓說道。
  “原來如此!那這聖使印記,其實就是傳承之物了。”
  上海恍然了,頓時明白了妖族聖尊的部分用意,顯然是打算借他之手,將這些傳承交給妖族,只是可惜,妖族聖尊錯估了一步,妖族才攻打過五行族,這些傳承短時間內是不會落入妖族手裡的。
  當然,上海還想到了另一層,那就是若能夠將這些傳承之法取用……妖族聖尊可是蓋世人物,傳承之法豈能是差的,不說其他,僅僅那個特殊的步伐,就很讓他受用了。
  “你別想了,就算你獲得聖使印記,除去擁有著所謂的妖族的超然身份外,你又用不了它。”老不死忽然打擊道。
  “為何?”
  “你有妖族血脈嗎?而且像這種妖族絕代強者之物,都會有極高的限制,你根本開不了。”老不死說到這裡,話題一轉,“你這聖使印記是在聖宗遺跡撿來的吧?估計是某個妖皇留下的傳承之物被你偶得,你學有妖皇天羽術,有妖族氣息,所以才會被它印上。”
  “不是撿來的。”
  “不是撿來的?”老不死一怔,“那你從哪弄來的?”
  “妖族聖尊打入我手上的。”上海說道。
  “什麼?”老不死聲音頓時拔高了幾倍,“你說什麼?妖族聖尊打入你手上?你小子做白日夢麼?從妖聖時代之後,妖族就再也沒有聖尊出現了,你難道見鬼了不成?”
  “真是見鬼了。”上海搖頭苦笑道。
  “你到底在聖宗遺跡發現了什麼?一五一十的告訴本尊,不要有任何的遺漏。”老不死的聲音頓時沉了下來,一改原本的玩笑模樣,隱隱之間透出一絲令人無法拒絕的威嚴。
  這一反常的變化,令上海心中有些震驚,不過他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。
  聖宗遺跡內那兩位妖聖時代的妖族和聖宗的最後執掌者,還有那個神秘的女人,這三位人物中的兩位身上有致命之傷,但卻詭異的活了下來,更匪夷所思的是他們身上竟還殘存著生機。
  當即!
  上海將在聖宗遺跡內遭遇的一切,包括祖靈、血域和火族神殿內的聖主指骨提示,以及遇到兩位執掌者和神秘女人,詳詳細細的告知了老不死,想起當時之時,他依舊心有餘悸,同時也極為困惑。
  “這怎麼可能,妖聖時代的妖族和聖宗的執掌者竟還活著……”老不死聲音充滿了震驚,“他們本就該死了,縱使是蓋世人物,也只能執掌一方大道而已,最多活個五萬年就會壽元乾涸了,怎麼可能還逆大道而活,這根本就是違逆了大道而存在。”
  上海沒有吭聲,而是靜靜聽著。
  “聖宗乃是遠古靈族傳承而來,在遠古時代靈族與古族並稱兩大神族,和昔年的荒獸秉持抗衡,遠古時代沒落之後,古族消逝世間,靈族化為聖宗存在於世,而荒獸則化為妖族……妖聖時代末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為何聖宗遺跡內有違逆大道者存在,這位逆者是誰?到底想要藉聖宗遺跡來做什麼……”老不死喃喃自語道。
  “違逆大道者存在?”上海禁不住開口詢問。
  “那是一種特殊的可怕存在,不被大道所容,以違逆大道存活於世,那是踏上了逆路者,林小子,你千萬別再進入聖宗遺跡內了,離它越遠越好,這等存在不是你能招惹的,縱使你踏入聖主層次,也千萬別踏入……”老不死鄭重告誡道。
  說到這裡,老不死沒有再說了,似乎不願再繼續多說下去,對於聖宗遺跡內的事,像是避諱莫深,不願談及,也不願去了解的模樣。
  不被大道所容,以為你大道存活於世,逆大道者……
  上海深吸了一口冷氣,這是何等逆天的存在,大道是什麼?那可是天地啊,人存於天地之間,會被天地法則所禁,無論達到多麼強的力量層次,都難以超越天地而存在。
  縱使是至高聖主這等層次,也得容身於天地之中,只有傳說中的仙才可能超脫天地而存在,竟有人逆天地大道改命,存活兩個時代以上,這已經是逆天的人物了。
  老不死的話,給上海的震動很大,他萬萬沒想到,這世上竟然還真有人能夠逆反天道而存活,聖宗遺跡內的那位逆天者是誰?老不死沒說,顯然也沒猜出是誰來,但絕對是大荒世界歷史上的驚才艷艷者。
  還有那個看不清面容的女子,她是何人?是那位逆天者麼?還是同樣是一位被禁錮的蓋世人物?
  一個個的猜測在上海識海不斷閃過,可惜這些都是無解的,除非能夠弄清楚昔年妖聖時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不然是無法獲得解答的,可惜的是,妖聖時代的歷史隨著歲月流逝,早已殘缺不全,剩餘的也只是無關緊要之事。
  “算了,這些與我關係都不大,還是盡快提升自己的實力吧。”
  上海收起了心頭的疑惑,這些解不開的謎,暫時就不管了,最主要的還是自身的實力,隨著越加了解一些事,他就越發現實力的重要性,只有足夠的實力才能執掌自己的人生。
  而與震嶽妖王的一戰,上海深深意識到了自己的不足,境界上的不足是其次,但在對妖王上,他耗盡了所有能力,才將對方給擊敗,或許對別人來說,這已經很強大了。
  畢竟,靈聖巔峰就能擊敗天道境界的妖王,整整跨越了一個層次。但與各大聖地傳人有過接觸的上海卻清楚,一些聖地的傳人也有這樣的能耐,而且更加強大。
  九大派不知何時會派人前來,上海暫時不清楚,而且震嶽妖王回到妖族後,會引起什麼樣的反應,這些都是他無法預測的,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盡快增強自己。
  而且,與震嶽妖王一戰,上海有著不小的感悟,他打算盡快將這些感悟給消化掉。
  隨後!
  上海找到了枯髮長老。
  正在安排事宜的枯髮長老忙得有些焦頭爛額,與妖族之戰後,聖殿損失了大批的高手,還有諸多之物,這些損失短時間內是無法補充上去的,畢竟高手的培養是需要時間的。
  “尊下找我有事?”枯髮長老恭敬的行禮。
  “林長老無需多禮,我找你是讓你安排一下這些東西。”說完,上海取出了近百顆顏色不同的晶體。
  “這是?”
  枯髮長老不解的看著這些晶體,他感覺到上方傳來的磅礴力量,但卻無法斷定是什麼,更讓他感到驚奇的是,那些碧綠色的晶體,竟然能夠引動他體內的血脈,彷彿是同源而生之物一樣。
  “傳承聖晶!”
  “什麼?傳承聖晶……”枯髮長老眼珠頓時瞪得渾圓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