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AS

聖使印?
  上海看了一眼黑龍印記,眉頭緊皺,心中頗為迷惑,妖族聖尊在他身上留下的竟是什麼所謂的聖使印,目光掃了震嶽妖王一眼,只見對方滿臉敬畏,銅鈴大小的雙眼更是充滿了難以置信之色,顯然不是特意裝出來的。
  “妖族震嶽,參見聖使大人!”
  震嶽妖王艱難爬了起來,神色滿是古怪,顯然不願接受眼前之事,但他卻還是匍匐了下來,跪拜在地上。
  聖使大人?
  上海神情露出一絲異樣,但很快就消逝了,心中估計這聖使印記應該是某種特殊身份的象徵,就跟令牌的作用相仿,至少在對妖族來說,這個聖使印記無比尊貴,哪怕是身為妖族五大妖王之一的重岳也不得不俯首跪拜。
  只是,他不明白的是,妖族聖尊遺留下這一道聖使印記在自己身上,到底想要做什麼。
  上海在想什麼,其餘人並不清楚,但是聖殿的兩位殿主,以及枯髮長老等人已經目瞪口呆了,他們原本見到妖王震嶽要爬起來了,想要提醒,可是接下來卻是發現,妖王震嶽匍匐在地,行了一個重禮。
  難道!
  尊下收服了妖王?
  當然,這也有可能,在五行族歷史上,曾有強絕的高手收服妖族高手的先例,可是大部分收服的都是實力不高的,最高也就只有靈聖巔峰而已,而且還是昔年的一位聖祖收服的。
  可是,收服靈聖巔峰的妖族高手,與收服妖王卻是不能混為一談的,妖王是何等身份?縱使在兩族昌盛時代,除去聖祖和妖族大妖王外,妖王就是最高層次的高手了。
  要收服這等層次的高手,就算是聖祖有這個實力,對方也不會臣服的,那是妖族的生性使然,縱使是死也不會臣服。
  如今這個時代,兩族都已經沒落了,妖王如今在妖族中,無論身份地位或是實力,都屬於最頂尖的,而震嶽妖王在五位妖王之中,也是位列前三的存在了,這樣的人物,就算是死也不會臣服了。
  可是!
  眼前見到的一幕,卻顛覆了枯髮長老等人之前的概念,一位妖族的妖王,竟然臣服在上海腳下。
  回想起上海之前的所做的一切,獨身一人力纜狂瀾,先是擊敗了九天玄魔,將五行族從滅族邊緣拉了回來,然後又以一人之力獨滅妖族大軍五千荒獸血脈精英與五名統領,最後擊敗了震嶽妖王。
  這任何一項,都不是常人能夠做得到的,而上海卻接連創造了兩次奇蹟,以靈聖巔峰的實力做出的,想到這兩項奇蹟,再看震嶽妖王的臣服,枯髮長老們覺得也沒必要太過於震驚了。
  因為他們心底已經滋生出了一種狂熱的信仰,那就是上海無論做出什麼樣的事都是必然的。
  霎時!
  上海並不知,自己在五行族的高手們心中,地位在不斷攀升,並且已經達到了一個狂熱神化的程度。
  目光盯著震嶽妖王片刻,他的心思也在翻轉著,接連確認了幾遍,才肯定震嶽妖王並非是為了保命特意這麼做的,要知道妖族比起其餘種族都頗為傲氣,而且脾氣特別直。
  妖族不像人類,有那麼多特別的心思,由於傳承自荒獸,他們的血脈有著天然的獸性,這就致使他們不屑於設置圈套,五行族與妖族同處極境之地中,兩族難免會有來往,一般的妖族或許會學習一些人類的特性,但那也只是實力較差的妖族罷了。
  對於妖族強者來說,他們的心性更傲。
  更別說的達到妖王這等層次的絕頂強者了,他們是不會輕易臣服別人的,更別說跪下行禮了,而且還是對一位五行族人。
  就現在來說,上海可以一拳直接轟殺震嶽妖王,但沒必要這麼做,因為妖族不止一位妖王,而是有五位,若是全部妖王殺來的話,恐怕是他也沒辦法擋得住這些妖王。
  而且,現在的五行族再也禁不起折騰了,能不與妖族交惡的話,還是盡量不要交惡為好。
  雖然不知妖族有多少力量,但從這一次派出如此多妖族高手就足以看出,妖族的高手人數幾乎不下於五行族鼎盛的時候,至少是上億以上。
  與五行族不同,妖族的力量來源於血脈傳承,這就導致了妖族天生就是一名修煉者,從出生開始就擁有於靈士一階的實力,可以這麼說,妖族上億人口,就有上億的修煉者。
  這是一個很龐大的數字,縱使是東荒三大聖地和九大派的修煉者加起來,都未必能夠比得上妖族。
  唯一慶幸的是,妖族修煉極慢,同樣的資質,人類在百年內能夠達到靈聖境界,而妖族卻只能達到靈王境界而已,而且境界越往上,妖族的修煉速度就越加的緩慢。
  這也是為何妖族一直無法徹底鼎盛起來的緣故,不然憑著上億的妖族高手這個基數,再加上人族的修煉速度,不用萬年,只需要一千多年,妖族就能在東荒建立起一個龐大的勢力。
  “起來吧!”上海淡然道。
  “多謝聖使大人!”
  震嶽妖王艱難的爬了起來,目光中雖依舊帶著古怪之色,但神情卻是頗為恭敬。
  “你回妖族去轉告他們,不許再來騷擾五行族。”上海想了想,說道。
  “是!”震嶽妖王遲疑了一下,點了點頭,旋即說道:“聖使大人,還請你跟我一起回妖族一趟。”
  “回妖族?”上海眉頭一皺。
  “是這樣的,聖使回歸,妖族要舉行盛大典禮,屆時妖主和四位妖王都會前來參禮,我們妖族已不知多少萬年沒有聖使出現了,還有聖使大人歷代的傳承之物,也要交予大人您。”震嶽妖王說道。
  “傳承之物?”
  “是的!”震嶽妖王應聲道。
  上海思索了片刻,搖頭說道:“我要在這邊靜養,等過一段時間後,我會親自前往妖族。”
  “聖使大人回歸妖族事關重大,還望聖使大人……”震嶽妖王滿臉急切。
  “行了!”上海抬起手。
  “是,既然聖使大人要待在此處,那我就先回妖族,將此事禀告妖主,準備典禮之事。”震嶽妖王無奈說道。
  “嗯!”
  上海點了點頭。
  隨後,震嶽妖王昂頭一嘯,兩隻巨大的飛行妖族掠來,將他扶了起來,然後朝著妖族所在的十萬大山飛去。
  妖族褪去,聖殿剩餘的高手這才恢復過來,看著死去的同伴,心中一陣悲哀,這就是戰爭的殘酷,同時也讓在場不少高手驚醒過來,聖殿昔年的輝煌已經過去了,如果再繼續頹然下去,聖殿遲早會消逝。
  要讓聖殿屹立不倒,就必須得強大起來。
  “水殿和木殿打開藥殿,拿出所有靈藥,只要有一口氣在,就得救回來,火殿和金殿負責清掃戰場,土殿負責修復聖殿,木落,你們盡快前往五大王族,將所有族人搬遷過來。”
  “是!”
  “剩餘人處理其餘事物。”枯髮長老將一切事宜安排了下去,根本就不用上海操心這些閒雜之事。
  “尊下!”木殿之主快步走來,相比起兩位殿主,他的傷勢較輕,並沒有太大的影響。
  “水殿主怎麼樣了?”上海問道。
  “暫時還殘存著一絲生機,我已讓人將藥庫內的傳承神木取出,放置在水殿主的房中,依靠著神木的生機,能夠吊住她最後一絲生機,只是水殿主施展了禁術,若要甦醒極難……”木殿之主無奈道。
  “有沒有辦法讓她恢復過來?”
  “恢復……”
  木殿之主遲疑了片刻,在上海的目光下,嘆了一口氣道:“也不是沒有辦法,只是所需之物太過稀有,若換做其餘人,是很難在甦醒,但是水殿主體質特殊,若是能找到那樣東西,倒是能夠讓她恢復過來。”
  “水殿主體質特殊?哪樣東西?”上海眉頭一挑。
  “水神源!”
  “水神源?”上海瞳孔微微一縮,面露凝重道:“你說的是天地神物之一的水神源?”
  “是的!”
  得到木殿之主的確定,上海神情不變,但心底卻是掀起了狂潮,水神源在天罡宗上有過記載,擁有著接命續魂的強大功效,而且這功效是沒有任何限制的,哪怕是蓋世人物瀕臨死境的時候,也能夠續接上性命,這等神物,只存在於傳說之中,鮮少有人能夠遇到。
  水神源據說生於萬水源地,具體這所謂的萬水源地在何處,卻是沒人清楚,或許大荒世界的某個角落中會存在。
  天地神物,可遇而不可求,縱觀從遠古至今,只有少數幾例記載過有人獲得過一點水神源,遠古至今已不知跨越了多少萬年,按照這個概率來算,實在太低了。
  要找到水神源,不下於登天,但是上海必須得做,如果不是水憐殿主捨命用禁術破開聖宗遺蹟的話,恐怕他一輩子都會被困死在裡面,不管怎麼說,水憐殿主對他有捨命之恩。
  “水憐殿主還能維持多久的生機?”上海問道。
  “根據神木的消耗,在耗盡之前,應該還有三年左右的時間。”木殿之主如是說道。
  “三年麼?”上海心中一緊。
  三年!
  時間太短了。
  特別是對修煉者來說,三年眨眼就過去了,大荒世界廣闊無垠,要一點點的搜索的話,恐怕有生之年都未必能夠走完十分之一,雖然機率很渺茫,但上海不會放棄。
  “咕咕!”
  “林小子,你回來就太好了。”兩道熟悉的聲音傳來,小獸舉著妖族皇者聖骨跑了過來。
  “老不死,你知不知道水神源在何處?”上海趕緊問道。雖然老不死經常不靠譜,但這老傢伙的見識卻是毋庸置疑的,當然他也沒抱太大希望,只是隨口一問罷了。
  “水神源?天地神物之一?”老不死驚道:“你找它來做什麼?”
  “是這樣的……”
  上海將水憐殿主施展禁術,將自己救出聖宗遺蹟之事一五一十的告知了老不死,由於急於知曉水神源的由來,他只是將自己被困,水憐殿主捨命相救的事道出而已,至於那位妖族聖尊,他還沒來得及說。
  “原來是這樣,你進入聖宗遺跡了?”
  老不死驚道:“你小子怎麼就這麼命好,快說,是不是又弄了什麼好東西,快分一點出來。”
  “等下再說這些,你到底知不知道水神源下落?”
  “知道!”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