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选翻车现场

妖族顯露本體的話,戰力會暴增數倍,實力越強的妖族化出的本體威力就越強橫。
  像妖王這等層次,顯露出的本體更是可怕。
  震嶽妖王那百丈的身軀,如同一座小山峰般,可在眾人眼裡,他卻如同千里山岳一樣,那股沉重,壓得虛空不斷碎裂,天道境界的實力迸發出來的天地之威,引動了周邊的山岳。
  轟隆隆……
  大地震顫,四邊山峰的力量不斷匯集而來,加持在震嶽妖王身上,灰黑如岩石的身軀,彷彿與山川融合為了一體,血脈傳承的力量,令四周的重磁力不斷倍增。
  聖殿在繼續朝下墜落。
  縱使以上海的體魄,在這股力量的壓制下,都難以承受,周身皮膚開裂,肌肉開始崩斷,就連骨骼也出現了裂縫,這是境界之間的差距,二者相差了整整一個境界。
  威能在不斷匯集,震嶽妖王的體型越來越宏大,沉重無比的氣勢幾乎快將整片虛空給壓落了。
  上海面露凝重,靈聖巔峰與天道境界的差距還是太大了,單靠自身的力量根本無法轟殺震嶽妖王。
  “哈哈……縱使你遠超靈聖巔峰的實力又如何,一樣要死在本妖王的手上,縱使你現在求饒也沒用了,死,給本妖王去死。”重岳妖王渾身泛起了灰色的妖芒,一座蓋天山岳顯露而出,黑黝黝的山體瀰漫著肉眼可見的重磁力,宛若疾馳的雷光,佈滿整座山體。
  聖殿長老和高手們臉色驟變,神色滿是擔憂,雖然相隔甚遠,但他們都感到了那股可怕的壓力,撕扯著他們的身體,幾乎要將他們給撕碎一樣,連他們都如此了,更何況是置身其中的上海。
  靈聖巔峰再強,也難以撼動天道境界,二者相差了整整一個境界,就像是靈王境界面對靈聖高手一樣,二者對戰,幾乎沒有任何懸念可言。
  咔咔……
  上海的皮膚碎裂得越來越厲害,骨骼也在發出陣陣爆碎聲,顯然已快要撐不住了。
  陡然!
  上海抬起頭,雙眸一閃,霎時整個虛空的時間彷彿停止了那麼一瞬,瞳孔內神芒嶄射,某種玄妙的神韻橫生而出。
  這是殘神術,乃是天妖守護者才能具有的能力。
  嗖!
  蓋壓而下的山岳,聲勢突然驟減了一絲。
  “九成……”
  上海瞇了瞇眼,沒想到這關鍵時刻,殘神術的效果會只有九成而已,不過他沒有將心思完全放在這一塊,而是凝聚出了另外一種更強的法決,蒼穹大道七訣之一的“怒”訣。
  唔……
  體魄微微漲大,蒼穹之上冥冥的一股神秘力量衝擊而來,打入了上海的體內,全身頓時被這股神秘力量充斥得滿滿的,微微昂起頭,瞳孔爆射出攝人的神光,彷彿勾動了蒼穹。
  還不夠!
  上海右拳一捏,體內十萬血煞瞬息流轉到了右手上方,化作了一柄長達三丈的血刀,這柄刀通體泛紅,裡面有著紅芒在流轉,宛若血液一般,那是異血,蘊含著無數荒獸血脈的異血。
  這些滾動的異血散發出恐怖的聲威,彷彿一隻從遠古跨越而來的荒獸在咆哮,荒獸力量來源於異血,而凝聚了無數荒獸及其後裔異血的修羅血刀,具有的力量更是恐怖。
  嗷!
  震天巨吼從修羅血刀中傳出,彷彿一隻跨越了無數時空的荒獸降臨於這一片大地上。
  震嶽妖王微微一頓,他從修羅血刀上感受到了始祖的氣息,雖然只有那麼一絲,但這股氣息卻是令他禁不住為之心顫,雖然他為妖王,但體內流轉的卻是先祖荒獸的血脈。
  危險的氣息撲鼻而來。
  震嶽妖王猛然揮出了爪子,他必須得先斬殺了上海,不然可能會有危險,這一爪壓下,數百里虛空終於爆開了,所有力量被抽離而出,注入了這只蘊含著無上重岳威能的爪子中。
  一方天地之威,全部蘊含在爪子內,威力足以震天鑠地。
  殺!
  上海一頭黑髮瞬息變成了血紅色,渾身赤紅無比,就像是從血池中爬出的修羅戰神,手中的修羅血刀劈出,頓時帶起了一片修羅域場,成千上萬的荒獸虛影浮現,瞬息化為了一頭巨大的血色荒獸。
  百里虛空徹底沉寂了,沒有任何聲響,彷彿一切都十分平靜,聖殿的長老和高手們只看到血色荒獸撞入了震嶽妖王的爪中,然後被震碎了。
  蒼穹之中,只有震嶽妖王依舊存在,而上海的身影卻不知所踪。
  枯髮長老等人的心一陣打鼓,每個人臉上都帶著哀默之色,眼神漸漸黯淡了下來。
  雖然誰都沒開口,但都知道,上海敗了。
  靈聖巔峰與天道境界對戰,幾乎是沒任何懸念的,縱使前者擁有著超越同境界的實力,但也難以戰胜對手,因為二者相隔了整整一個境界,這個差距就如同人神之隔。
  一步為人,一步為神。
  試問!
  人如何與神對抗?
  枯髮長老等人自然希望奇蹟出現,但是奇蹟總歸是奇蹟,從萬古歲月以來,以靈聖巔峰轟殺天道境界者極為罕見,萬年都未必會出現一個,而像這樣的強者,無一不是在大荒世界留下赫赫威名者。
  陡然!
  嘭的一聲!
  懸飛於高空的震嶽妖王體內發出了一陣爆響,一道血光從中射出,化出了一道人影。
  上海目光冷冽,漆黑的長發無風自舞,磅礴的肅殺之氣緩緩收回,原本凝聚的修羅血刀也隨之消散,化作十萬血煞納入體內,強悍無比的體魄充斥著雄渾的氣勢,整個人宛若戰神一般傲立。
  “尊下……”
  枯髮長老等人頓時一震,旋即臉上浮現出驚喜之色。
  奇蹟!
  竟然發生了!
  靈聖巔峰的實力,竟擊敗了天道境界的妖王。
  要知道妖王體魄極為可怕,哪怕是在天道境界之中,也比一般人族同境界強者要強得多。
  轟!
  震嶽妖王如山岳般的身體從高空砸落而下,重重的將大地砸出了一個大坑,而圍攏在聖殿周圍的妖族高手們一個個神色難看無比,誰都沒想到,妖族的至強者之一的震嶽妖王居然敗了。
  “滾回十萬大山,告訴你們妖族之主,若再來侵犯五行族,我必殺上妖宮,將你們四大妖王和妖族之主斬殺。”
  上海聲如洪鐘,飽含著恐怖的肅殺之意,靈識之威推動而出,聲音更是直達二十餘萬妖族高手內心深處。
  四大統領和四支荒獸血脈的高手全部被滅殺,這讓原本就動搖的妖族高手們更加沒底了,如今震嶽妖王又被對方擊敗,從高空墜落而生死不知,遲疑了片刻後,二十餘萬妖族高手相繼撤退。
  雖然還有部分不願走的,但在大局之下,也無奈撤離了此地。這一次進攻五行族聖殿,妖族可謂損失慘重,雖然下方的妖族損失不大,但單單損失一位妖王和四位統領,就足以令妖族大傷元氣了。
  目送二十餘萬妖族高手撤退,聖殿長老和高手們都不約而同的鬆了一口氣,不過臉上卻沒太多喜悅,因為這一戰,聖殿損失慘重,若不是上海及時出現的話,恐怕聖殿都早已被毀掉了。
  待到二十餘萬妖族走遠後,上海嘴角溢出了一縷鮮血,原本強猛的氣息頓時變得忽強忽弱起來。
  “妖王的實力還真是恐怖,縱使我用盡全力一擊,都難以一下斬殺對方,而且還差點被對方轟殺……”上海想起先前一幕,依舊有些心悸,在轟入震嶽妖王那一爪的瞬間,他差點被拍碎,幸虧太古天魔軀的體魄驚人,抗下了那可怕的體魄之能。
  若不是在聖宗遺跡內遭遇血域,修羅血刀凝成十萬血煞,達到小成的話,縱使上海全部力量盡展,也未必能夠重創震嶽妖王,畢竟二者相差了整整一個境界,越境界擊敗對方,而且還是一位妖王,幾乎等同於擊敗一名天道中境的高人了。
  若是天道初境的高人,上海還是有把握的,但是天道中境,要么死拼,要么立即遠離。
  上海強忍著不適檢查了一下身體,這才發現五臟六腑已經碎開了一些,渾身上下的血肉都快成泥狀了,大骨頭倒還完好,只是有些裂痕,但一些小骨頭卻是爆碎了大半。
  這等傷勢,若是放到一般人身上,恐怕早就支撐不住了,而上海則是因為太古天魔軀的緣故,所以倒還能撐著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他迅速取出了一株九品療傷靈藥,吞服了下去。
  在靈藥的作用下,上海的軀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復著,血肉和骨骼也在逐步修復,當然這只是修復而已,若要完全恢復過來,他估計自己得休養十天半個月才行。
  吼……
  一陣虛弱的低吼傳來。
  只見倒在地上的重岳妖王正艱難的爬起來,一對銅鈴大小的獸眼,望向上海的目光,充滿了怨怒。
  “妖族的生命力果然堅韌,不過你別想有機會活著離開了。”
  上海落了下來,匯集最後威能,施展出天魔九殞,直接砸向了重岳妖王的頭顱。
  陡然!
  右臂傳來異樣而恐怖的氣息,拳頭上的威能盡數消失,彷彿被吞噬了一樣,而臂膀上的那隻黑龍印記緩緩浮動起來,彷彿活了似的,驚天而古老的氣息從黑龍印記上湧出。
  上海心中一震,這黑龍印記乃是那一位妖族聖尊所留,他當初也不知有何用處,卻沒想到會在這關鍵時刻阻止自己,難道是讓自己不殺重岳妖王?
  對於那一位妖族聖尊,他心底多少還是有些忌憚的,畢竟對方可是妖聖時代的蓋世人物,隨便吹一口氣都能置之於死地,只是他不大明白,為何那位妖族聖尊要給自己留下這麼一條黑龍印記,對方到底想要做什麼?
  雖然上海感受到黑龍印記傳出的古老氣息極為可怕,但這股氣息卻不會傷到他,所以倒也不懼。
  “這是……聖使印……”重岳妖王雙目瞪得渾圓,周身在不斷的發抖,似乎對這一道黑龍印記充滿了敬畏,“不……這不可能……你……你怎麼會有我們妖族至高無上的聖使印……”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