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QE

妖族修煉之法雖與人族有所區別,但是大道同歸,只是稱呼不同而已,妖族也能引動天地之威,只是略差於人族,可妖族卻有著更為強大的血脈傳承,這是從遠古荒獸身上傳承下來的。
  實力越強的妖族,能夠引動的傳承力量就越強大,相比起引動天地之威,妖族更擅於運用傳承力量。
  震嶽妖王,乃是妖族五大妖王之一,其先祖乃是荒獸中的重玄獸,這種荒獸所生存的地方極為特殊,乃是地心之下的重磁力場內,在那裡擁有著無以倫比的重壓。
  在遠古之時,重玄獸出現的地方,都會令方圓十萬里地化為一片重磁力場,但凡踏入者,都會被這可怕的重磁力場給碾碎,這是天地異化出的特殊力量,也是天地大道之一。
  恐怖的氣勢越來越強盛,只見百里虛空盡數破碎,震嶽妖王帶著漫天重磁力降臨。
  霎時!
  一座座的大殿轟然崩塌,聖殿長老和高手們頓時感到了渾身像是灌了鉛一樣,沉重無比,就連動一下手指都要費很大的力氣,更別說走上幾步了,有的高手強撐了一下,最終還是癱倒在地上。
  這還是因為聖殿長老和高手們位於邊緣的緣故,若是位於重磁力的最中心的話,恐怕會被這股可怕的重力給壓碎。
  咔咔……
  首當其衝的上海,身體發出陣陣脆響,血肉和骨骼被壓迫到了極致,臉色微微一變,雙足猛地一踏,只聽到轟的一聲,大地下沉形成了圓弧狀的大坑,蛛網般的裂痕,一直蔓延至遠處。
  “咦?能擋得住本妖王散發出的重磁力,體魄倒是不錯,難怪墨甲等人都會死在你的手上。”
  震嶽妖王雙手負于身後,俯視著上海,神情漠然,看不出絲毫的喜怒之意,“你實力不錯,死了太可惜了,本妖王給你個活命的機會,成為本妖王的奴僕,聽候派遣,本妖王就饒你一條賤命。”
  “那我是不是要多謝妖王不殺之恩?”上海微微抬起頭,在重磁力場影響下,每動一下都頗為困難。
  震嶽妖王如何聽不出上海的調侃意味,臉色一沉,道:“本妖王好心好意放你一條生路,你卻是不領。最後問你一句,是成為奴僕,還是死?”
  “哈哈……”
  上海昂頭一笑,道:“你憑什麼掌握我的生死?就憑你是妖王,實力比我高一個境界?你帶人殺我族人,這筆賬我還沒跟你算,還擺著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,說什麼要收我為奴?”
  震嶽妖王的臉越來越沉,渾身激盪出的重磁力越來越濃厚,身為妖族的五大執掌者之一,誰敢對他不敬?縱使是妖族之主也得禮讓他三分,而如今眼前這位五行族人竟敢如此反駁他。
  “我也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,成為我的奴僕,我饒你一條賤命,怎麼樣?”上海冷笑道。
  “你找死!”
  震嶽妖王勃然大怒,凝放的重磁力爆射頓時暴漲,轟的一聲震響,聖殿當即朝下沉了十丈,除去五行殿外,其餘大殿都被壓倒在地,大地上佈滿了一條條寬達一丈左右的溝壑。
  聖殿的長老和高手們在兩位殿主的帶領下退到了邊緣處,但還是禁不住被這股暴漲的重磁力給震得差點癱倒在地上,木殿之主等人臉色極為難看,以他們的實力自然能夠察覺到這股重磁力的可怕之處。
  置身於里面,除非擁有天道境界的實力,不然會被重磁力給壓碎,哪怕是靈聖巔峰的高手,都未必能夠堅持片刻。
  上海周身赤紅,皮膚上佈滿了猙獰的青筋,一塊塊的肌肉高高突起,骨骼發出猶如爆豆般的聲響,恐怖的壓力幾乎將他的腰都要壓彎下來了,這不是氣勢凝成的勢壓,而是真實存在的壓力。
  “狂妄的傢伙,就這點能耐,還想收本妖王為奴僕,你想死,本妖王就成全你。”
  震嶽妖王冷冷一笑,身上的妖紋閃耀不已,釋放而出的重磁力迅速凝縮,朝著最中心壓縮而來。
  陡然!
  上海抬起頭,冷冽的目光直視震嶽妖王,只見他身軀一震,雄渾的體魄威能迸發而出,令壓制的重磁力停滯了片刻,只見一道道的金黑色神秘道紋浮現在他的身上,太古天魔軀強橫的體魄顯露無疑。
  一步踏出,雖然這一步看起來很尋常,但卻充滿了異樣和詭秘,令人難以捉摸不定,瞬息身影就消失了,彷彿穿越了時空一般。
  這是上海在聖宗遺蹟之中,妖族聖尊以他的身體施展出來的特殊步伐,因為乃是用他軀體施展,所以他記住了那種威能運用手法,雖無法達到妖族聖尊那等由心所發的境界,但要施展出來卻是不難。
  妖族聖尊乃是堪比至高聖主的蓋世人物,所用之法豈是一般的貨色。
  一步橫跨千丈!
  上海瞬息穿出了重磁力場。
  “他破出來了……”震嶽妖王神情一震。
  轟!
  天魔九殞施展而出,九道本體極威迸發,上海拳頭上環繞著金黑色神芒,直接轟向了震嶽妖王。
  “愚蠢的傢伙,竟想與本妖王近身而戰,我妖族之體乃是大荒世界中最強的戰體,體魄強橫無比,既然你要找死,本妖王就成全你。”震嶽妖王嗤笑,當空一拳對砸了過去。
  嘭!
  兩隻拳頭對撞在一起,體魄力量震爆而出。
  什麼……
  震嶽妖王臉色驟然一變,因為他拳頭處的鱗甲已被砸碎了,而再看上海拳頭完好無損,如此一幕,令他震驚無比,雖然他在妖族中不算是體魄最強者,但也是位列頂尖的了。
  而且,妖族高手在突破到妖王境界的時候,體魄會有一次脫胎換骨般的大躍進,如今他的體魄已經堪比高階地器了,從他成為妖王至今,強橫的體魄從未受損過分毫。
  所以,震嶽妖王才無懼上海的近身,打算以妖族強橫的體魄碾壓對方,卻沒想到與之對轟之下,竟然是自己受損,那麼眼前這位五行族的年輕男子,體魄到底達到了何等程度?
  一名區區靈聖巔峰的五行族人,竟擁有著遠超妖族妖王的體魄,這太匪夷所思了,雖然人族也有煉體者,但由於先天上的限制,就算人族天道境界的高人將體魄修煉到極致,也不過相當於高階靈器的程度而已。
  “一定是有古怪,人族的體魄不可能達到這等程度的。”震嶽妖王不願相信,猜測可能是對方的右拳有古怪,身為妖族,而且還是妖族妖王的他,自然不懼近身戰。
  被震開後,上海繼續踏出一步,彷彿瞬移般來到震嶽妖王身側,右拳狂猛的砸出。
  “還想來,小傢伙,你太嫩了一點。”
  震嶽妖王冷笑,目光一凝,數道妖紋交織而出,襲來的右拳稍微停滯了一下,“輪到本妖王了,這一次定一拳將你震死。”說完,一拳砸在了上海的身上,可當拳頭砸落的瞬間,咔的碎裂聲再度傳來。
  幾塊鱗片掉落而下,震嶽妖王臉色徹底變了,沒錯,他確實砸中了,但是卻像是轟在一塊神鐵上似的,不但沒能轟碎上海的身體,反而他拳頭上的鱗片震碎了幾片。
  如果說之前震嶽妖王還不願相信的話,那現在他是徹底相信了,眼前這個年輕得不像話的小子,體魄驚人無比,遠超他之上。
  砰!砰!砰……
  一步步踏出,上海纏住震嶽妖王,一拳接一拳的砸出,他沒有運用威能,因為會被對方反震,而是用的體魄之能,雖然二者境界相差了整整一個層次,但在體魄之能上,太古天魔軀佔據了極大的優勢。
  咔咔……
  一陣陣的鱗甲碎裂聲不斷傳來,震嶽妖王身上的鱗片不斷被轟碎掉落,偏偏上海沒有用威能,他根本就無法通過威能來震殺對方,只能憑著體魄力量在抵禦,而更讓他吐血的是,這小子的拳頭越來越沉重,到了後面,幾乎一拳帶來的體魄力量,都能震得他氣血沸騰。
  雖然震嶽妖王有重磁力壓制上海,但卻沒太大用處,對方的步伐詭異無比,像是能夠瞬移一樣,而且體魄又可怕,重磁力散發出去的話,根本就壓制不住對方,凝縮為一方,又被對方以詭異步伐躲開。
  震嶽妖王胸腔滿是怒火,但卻有無法爆發,上海一拳接一拳的砸落下來,震得他渾身顫動,氣血翻湧,瞬息積蓄的威能,總是被翻湧的氣血給斷開,只是片刻間,他渾身上下的鱗片已經被轟碎了大半。
  體魄撞擊傳來的震爆不絕於耳,聖殿長老等人目瞪口呆的望著高空,他們已經徹底傻眼了,上海的體魄竟達到了這般恐怖的程度,在與震嶽妖王的對轟中完全佔據了上風。
  震嶽妖王是何等人物,那可是妖族五大妖王之一,之前以一敵對三大殿主聯手,不但沒被傷到,反而還以自身之力轟開了三大法界,如此可怕的對手,竟被上海壓制了。
  轟……
  上海的一拳砸在了震嶽妖王的頭部上,鱗片破碎,黃紅色的妖血迸射而出。
  受傷了……
  震嶽妖王竟然受傷了,他呆滯了瞬息的時間,滿腔的怒火已經積蓄到了極致,猛然昂頭一吼,恐怖的天地之威迸發而出,強絕的威能交織在一起,襲殺向了上海。
  天道境界釋放出來的威能是何等的恐怖,上海當即被震飛了出去,胸膛上浮現出了一條條細微的裂痕。
  嗷……
  震嶽妖王嘶吼著,體型迅速變化,由原本的兩丈左右迅速變大,達到了百丈左右,外形也變得越加猙獰,鱗甲不斷變大,一道道妖紋浮現,橫佈在這一副身體上。
  霎時!
  方圓百里的虛空猛然一沉,彷彿被山脈壓制一樣,呲呲的重磁力瀰漫而出,遍布了整片虛空,任何置身於里面之物,都厚重了十倍左右,上海漂浮的身體,猛地朝下沉去。
  而整座聖殿,更是被壓得朝下墜落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