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带工作室的妹子安全吗

天道境界的高人化身,竟被轟碎了……
  北境聖女勃然大震,美目中透出難以言喻的驚異。
  踏入天道境界,就等於觸摸到了天道,無論是實力還是能力,都遠非靈聖巔峰所能相提並論的。
  靈聖巔峰和天道境界雖僅僅相隔了一個層次,但二者如同天塹一般,難以跨越。哪怕天道境界的高人化身蘊含的威能僅有本體的一成左右,但也不是靈聖境界能夠輕易撼動的。
  上海竟轟殺了天道境界的高人化身,而且還是一拳轟碎。
  那驚天的一拳!
  北境聖女依舊感到記憶憂心,越想心中的震動越大,一拳轟碎天道境界的高人化身,這得需要多麼可怕的體魄,僅僅只有靈聖巔峰,體魄就遠超天道境界,這等人物在東荒之中,千年都難得出現一個。
  以靈聖巔峰,轟殺天道境界的高人分身。
  北境聖女在全盛時期也能做到,但要依靠各種強大的大術,以及諸多存在的底牌才行。
  像上海這樣,如此輕鬆的轟殺天道境界的高人化身,縱使赤羅輕敵在先,但也太過於驚人了。
  這等能耐!
  與傳聞中的年輕的聖主相仿。
  更讓北境聖女心震的是上海的成長速度,她想起了第一次相遇在萬劍墳中,上海不過才靈王境界而已,第二次相遇則是在此地,而上海已經達到了靈聖中境了。
  兩次相遇,只有短短兩年而已。
  短短兩年時間,從靈王境界突破到靈聖中境,在各大勢力,乃是聖地內也算是絕頂天才了。當然,如果聖地專心培養的話,讓一名資質不錯的高手在兩年內達到這等程度,也不是什麼難事。
  關鍵是!
  上海並沒有任何勢力支持。
  這點北境聖女完全可以肯定,若是真有勢力支持的話,獲得絕世古器下落的上海,早就尋求勢力的庇佑了,何必冒著被各大勢力追緝的危險。
  一個完全沒有勢力支持,只靠著自己,就在短短兩年內從靈王境界一躍達到靈聖巔峰,這等成長速度,看過不少歷代知名高人傳記的北境聖女,還未發現有人能夠達到上海這等恐怖的提升速度。
  如果換做自己,在沒有北境聖地支持下,是否能夠在短短兩年的時間內達到上海這等程度?
  達不到!
  北境聖女在心底很肯定的搖頭。
  能夠成為北境聖地的傳人,她的資質可謂是最為拔尖的了,連她自己都達不到,可見上海的資質有多麼恐怖了。
  可惜,她並不知,上海的資質僅僅只有中品而已,能達到今天這等地步,則是用命搏來的。
  望著上海,北境聖女的神色漸漸復雜起來。
  “這老傢伙已經解決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  上海看了一眼北境聖女,當即收回了目光,其實他也想連北境聖女也解決了,但此女擁有蒼水聖主的傳承,說不定早已保留了最後的底牌,若真交手的話,他還真沒太大把握拿得下她。
  既然雙方沒有太大的仇怨,那麼也就沒必要拼死拼活的了,北境聖女已身重劇毒,恐怕也活不了多久,出不出手都無所謂了。
  不是上海見死不救,而是他與北境聖女還真沒一點交情,兩次遇到,都直接或間接的差點殞命,再加上此女極為功利,哪怕再絕色,他也不想與這種女人有任何交集。
  所以!
  沒當場出手已經算不錯了。
  隨手撈起赤羅的儲物袋,上海招了招手,任由小傢伙爬到肩膀上後,繼續朝著前方深入。
  “你想要進入萬毒聖地遺跡?”北境聖女聲音在後方響起。
  上海沒有理會,步伐沒有絲毫放緩,繼續朝前行進。
  “你肩膀上的是吞毒異獸吧?如果你單單以為靠著它就能闖入腐神毒障的話,那你恐怕要葬身在此地。”
  “吞毒異獸?”上海心中一震,停下了腳步,徐徐轉身道:“你認得這小傢伙?”小傢伙的真正來歷,對他來說一直是個謎,連老不死都認不出,所以他也沒怎麼探尋。
  在小獸展現出強大的吞毒和避毒能力後,上海才意識到,這小東西絕不一般,他原本還想以後看有沒辦法探出小傢伙的真正身份,了解這小傢伙的真正能力之類的。
  沒想到,北境聖女竟似乎認得。
  “我只是猜測而已,在一部古籍上有所記載,吞毒異獸乃是天生的異獸,常在劇毒盤踞之地出沒,這等異獸極為難尋,據說每萬年才會出現一隻,它們與荒獸不同,體魄與一般獸類相差無幾,但卻擁有著很強的吞毒和避毒神通。”北境聖女秀目眨動,不時的盯著小獸。
  “咕咕……”小獸撓了撓爪子,有些不好意思的埋下了頭。
  “咦?”
  北境聖女美目透出吃驚之色,“這只吞毒異獸似乎與文獻記載的不大一樣,一般的吞毒異獸幼年時期雖有些靈智,但卻不會如此之高,或許是另外一種吞毒異獸也說不定。”
  “你到底想要說什麼?”上海沉聲道。
  “帶我一起進去,我有辦法破解腐神毒障。”北境聖女漠然說道。
  “你能破解腐神毒障?”
  上海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顯然不是很相信。如果北境聖女真有能力破解腐神毒障的話,何必還會被劇毒侵染?要知道,腐神毒障可是萬毒聖地最為可怕的劇毒,連大人物都能毒死。
  “我的破解之法,並不是解除毒素,而是解開,此方法乃是我們北境聖地獨有的秘法,恕我不能相告。”北境聖女似乎看出了上海的想法,緩緩說道。聲如珠玉落盤,極是動聽。
  “僅僅只是這些?你認為我會相信你?”
  “不管你信或是不信,總要嘗試一番不是?如今的情況你應該比我更清楚,萬毒聖地遺跡已被毒皇用聖牢禁陣和七尊大勢封禁,據我所知,各大勢力都已有大人物趕來,但大人物們能不能破開聖牢禁陣,尚還是個未知數。”北境聖女頓了頓語氣,她的臉色越加白皙了,顯然毒性侵入更深了一些。
  “此地凶險無比,多停留一分,就多一分危險,萬毒聖地遺跡內應該會有星門傳送陣存在,那是唯一的一條生路。”
  上海沒有吭聲,而是暗自沉思著。
  北境聖女說的沒錯,萬毒聖地遺跡是唯一的出路。而阻擾在他面前的不是外圍的劇毒,而是那足以毒死大人物的腐神毒障,小獸能不能吸納,他也沒太大的把握。
  如果北境聖女所說的如實,那麼帶上她也只是舉手之勞罷了,說不定她還真能破開腐神毒障。
  “好吧!不過醜話說在前面,若是你在關鍵時刻對我下手,只要我不死,今後定踏上北境聖地尋你……”上海告誡道。
  北境聖女能夠感受到上海的絕然,她也相信對方敢這麼做,畢竟能夠在靈聖巔峰階段,就擁有聖主之姿,再加上這等謹慎,但卻大膽的矛盾作風,若是不殞落,他日東荒絕世強者一席,定有此子一位。
  ……
  五百丈的距離,說遠不遠,說近不近。
  若是平日,上海瞬息就能達到,可是他們卻走了足足半個時辰,越是朝里走,毒性就越強,特別是在達到五十丈範圍的時候,幾乎每走一步,毒性就呈倍數增長。
  小獸吐出的泡泡雖能夠吸納毒性,比起靈丹要強得多,但在毒性的不斷腐蝕下,幾乎每走兩步就要耗盡,小傢伙只能不斷的吐出銀色泡泡裹住上海和北境聖女二人。
  接連不斷的吐泡泡,小獸累得不輕,小舌頭不斷的吐著。
  當兩人一獸踏入到十丈範圍的時候,瀰漫在頭頂上的劇毒雲霧彷彿被無形的巨手撥弄開了,當看到眼前的景象,兩人一獸都禁不住被震住了。
  宏偉,磅礴,獨特的宮殿,如同匍匐的巨大蟲獸,聳立在眼前,在這之前,遠觀就已經很震撼了,如此近的觀看,更是令人心臟劇烈跳動,宮殿中散發出了強烈的生命氣息,彷彿是一頭活著的巨大蟲獸。
  七色光瀾,宛若彩帶般旋繞在萬毒聖地遺跡,在這些彩帶上方,一具具的浮屍隨著光瀾繞著萬毒聖地遺跡而動,密密麻麻的屍體,放眼望去,光是眼前所見,就有上萬俱。
  而且遠處還有著密密麻麻的人形光點,顯然也是浮屍。若按照眼前的數量來計算,整個萬毒聖地遺跡環繞的浮屍起碼有百萬俱左右,如此驚人的數量,就連北境聖女都悚然色變。
  “看這些浮屍的服飾,並不像是我們這個時代所穿著的,應該是萬古歲月之時的,而且他們的服飾大多一樣,很有可能是萬毒聖地昔年的弟子和高手。”上海沉聲道。
  “萬毒聖地昔年為東荒大聖地,根據文獻記載,起碼有千萬名弟子和高手……”北境聖女頷首說道。
  “千萬名……”上海微微一驚。
  “這在萬古歲月時期算不上什麼,萬古歲月之時,天地元氣濃郁無比,幾乎九成以上的人都可以修煉,據說那個時候大荒的五大霸主宗派,擁有的弟子至少是以億算的。當然,唯一隻有一個宗門例外,以區區百萬弟子佔據五大霸主宗派之首。”
  “百萬弟子就佔據了五大霸主宗派之首?”
  “嗯!古老的文獻記載中,這個宗派名為天罡宗,昔年天罡宗雖只有百萬弟子,但每一個弟子修為卓絕,同境界之中鮮少有人能敵,而且據說這個宗派不收外來子弟,只招收勢力範圍內培養的弟子。有記載文獻的遠古高手猜測,天罡宗可能是某個宗族建立的,所以不招收外來弟子。”北境聖女娓娓說道。
  說者無心,聽者有意!
  上海表面不動聲色,但心底卻是震驚無比。
  他沒想到,天罡宗在萬古歲月時代,底蘊竟然會如此深厚。區區百萬弟子,就壓制了擁有上億弟子的霸主宗派,並且還牢牢佔據宗派之首的位置,並延續到宗派消亡。
  大荒霸主!
  這個稱號是何等的震撼。
  昔年的天罡宗,是何等的榮耀,聲威是何等浩大,實力定然也是無比的恐怖,但是卻為何會滅宗呢?從最後一代宗主銳劍那裡,上海得知,天罡宗是被可怕的劫難所滅。
  他可以肯定,天罡宗的滅宗之禍,絕對不是人為的,很有可能是其餘原因,具體如何,他暫時還不清楚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