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AM

淒美而迷離的眼眸,猶如秋水漣漪般,婀娜動人身段,令人怦然心動,這名女子不是別人,正是北境聖女。
  真是意外啊!
  上海沒料到遇到的會是北境聖女,至於對方為何如此準確的找到自己的位置,換做別人,他或許會感到奇怪,但若是北境聖女的話,那就沒什麼奇怪的了。畢竟,她可是北境聖地的聖女,聖地的傳人,自然有點手段。
  況且,北境聖女還有著蒼水聖主的一些傳承,再加上二人之前曾交過手,只要相隔不遠,被察覺到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。
  再遇北境聖女,上海除了吃驚外,並沒太大的感覺。
  噠!
  北境聖女落了下來,身形朝前飄動了一段距離,最終還是穩住了,此刻的她依舊白紗遮面,雖然那一張絕世的容顏被遮擋住了,但大體的輪廓卻能夠看得清清楚楚。
  睫毛微動!
  北境聖女深深的看了上海一眼,聲音漠然道:“幫我!”
  “幫你?”
  上海臉色一沉,“我憑什麼幫你?我和你之間的關係,並沒想像中的那般好吧?”
  雖然北境聖女是個絕色,上海曾也被她的驚世容顏動了一下心,但那僅僅只是男人對漂亮女人的一種感覺而已,根本算不上喜歡,在這之前,二人可是經過了一次生死搏殺。
  若不是上海的靈識遠超常人的話,早就死在北境聖女的手裡了。當然,二人也相互協助過,但那是形勢所迫,不得不聯手罷了,兩人之間,只存在著利益的關係而已。
  再說了!
  北境聖女明知上海在此地,被天道境界高人化身追殺的她,還特意跑過來,所想要做的,無非就是打算將上海給拖下水罷了,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的,這種做法,上海相當反感。
  北境聖女神色微微一變,不過卻是沒說什麼。
  咻!
  刺耳的破空聲傳來。
  “哈哈!北境聖女,本座看你這一次往哪逃。”
  沙啞的狂笑聲傳來,一名頭頂光禿,身著錦衣的高瘦老者捲動著劇毒雲霧,飛掠而下,目光死死的盯著北境聖女,眼眸中透出了不加掩飾的慾念。
  “赤羅前輩,何必苦苦相逼。”
  北境聖女露出一絲苦澀,她身上的氣息忽強忽弱,顯然是受了傷,而且半道器“五蔚雲霞”受損嚴重,再加上身染劇毒,此刻的她已難以再支撐下去了,嬌軀微微晃動著。
  “還有一個?”
  名為赤羅的高瘦老者註意到了上海,當即抖了抖寬大的衣袖,“小傢伙,說吧,你想怎麼死?”
  “前輩,在下只是路過而已。”上海趕緊說道。
  “路過?”
  赤羅咧嘴一笑,露出一口大黑牙,“好,既然你是路過的,那就走吧,本座大人有大量,繞你一條命,快滾,別妨礙本座的好事。”
  “多謝前輩!”上海一副大喜過望的模樣,迅速轉身就朝著遠處飛掠而去。
  望著上海離去的背影,赤羅面上的笑容當即收斂了起來,忽然一指點出,咻的一聲,飽含著恐怖威能的黑光以極速射去,瞬息之間,就洞穿了上海的頭部,只見他渾身一僵,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。
  北境聖女一愣,眼神頓時透出複雜之色。
  “哼!真是蠢貨,就算不蠢,也一樣要死。誰讓你什麼時候不出現,偏偏在本座抓拿北境聖女的時候出現。若是讓你活著離開,一旦此事宣揚出去,本座還不被北境聖地追殺至死?”赤羅冷冷一笑,“要怪,就只能怪你自己倒霉了。”當即,收回了目光。
  “北境聖女,你渾身沾染了劇毒,你應該也不想死。你如今還年輕,今後還有大好年華,還是乖乖過來吧,本座會好好待你。”赤羅目光肆無忌憚的掃視著北境聖女,喉嚨連連鼓動。
  縱使輕紗遮面,但北境聖女的絕世之姿,卻是毋庸置疑的,無論是實力還是氣質,都遠非一般女子可比。別說赤羅,哪怕是一些成名已久的老傢伙都會怦然心動。
  若是在外面,赤羅絕對不會不敢碰北境聖女分毫。
  畢竟!
  身為北境聖地的傳人,北境聖女不但實力極高,而且還有著諸多保命的手段和能耐,哪怕是天道境界的高人,也未必能夠在短時間內將聖地傳人俘獲。若要出手,除非有十足的把握,不然一般人是不會去碰各大聖地的傳人的。
  萬毒聖地遺跡內被聖牢禁陣和七尊大勢禁錮,無人能夠安然離開此地,赤羅嘗試過各種辦法,都無法打開聖牢禁陣,在找尋辦法途中,卻意外遭遇到了中了劇毒,正在解毒的北境聖女。
  半道器“五蔚雲霞”懸浮,赤羅頓時眼紅不已。
  雖然他身為天道境的高人,但他只是一名大勢力的長老而已,所擁有的只是中階天器,像半道器這等驚世寶物,可是極為少見的。
  當即,赤羅動心了,不止是對半道器“五蔚雲霞”,還有北境聖女的絕色姿容。
  當即!
  北境聖女拼死出手。
  身為聖地傳人,北境聖女確實有著諸多強大的手段,就連身為天道境界高人化身的赤羅,都一時難以拿下北境聖女,縱使如此,他還是將北境聖女給打傷了,並一路追殺到此地。
  北境聖女沒有吭聲,因為她知道說太多也沒用。
  在這封禁的萬毒聖地遺跡內,根本無法傳遞消息給北境聖地,正是因為如此,赤羅才敢對她出手。
  “還沒考慮清楚嗎?”赤羅笑瞇瞇的說道,並悄悄挪近了一段距離,之前交手雖沒被傷到,但也擔心北境聖女有著潛藏的手段,畢竟他只是一個化身而已,並非是本體到來,所蘊含的威能不過本體的一成左右,不然早就輕鬆拿下被北境聖女了。
  劇毒不斷侵襲!
  北境聖女眼眸漸漸迷離起來,身軀微動,肩膀晃動了一下。
  “嘿嘿!給本座過來吧。”赤羅見到機會,當場一手抓出,澎湃洶湧的威能,化作了強絕的吸力,宛若逆轉的龍捲般,抽動了周邊的劇毒,連帶著北境聖女都被帶了起來。
  不好!
  北境聖女絕世容顏驟然一變,想要催動威能抵禦,可體內的威能才剛提出,就被更為可怕的威能給禁錮住了,根本就無法掙脫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朝著赤羅卷去。
  身為北境聖地的傳人,是不能隨意被人沾染的。一旦被北境聖地得知,不但會追殺沾染者,就連北境聖女也會被徹底毀掉,這也就意味著死,落入赤羅的手裡,只有死路一條。
  北境聖女的眼中露出絕然之色,眉心上浮現出了一道印痕,這是北境聖地歷代聖女所傳的印痕,每一代聖女都會灌入一些威能,印痕飽含的力量已經達到了非常恐怖的地步。
  而印痕的存在,就是北境聖女最後一條防線。
  既然要死!
  那就同歸於盡!
  北境聖女滿臉冷然,眼眸中充斥著一絲不捨,對世間的不捨與生存下來的渴望。
  陡然!
  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現在她的視野中。
  “他……沒死……”
  北境聖女面露錯愕,美目中滿是詫異之色,因為掠起的人不是別人,正是上海,方才她明明察覺到對方身上的生息已經消散了,怎麼會突然又爬了起來。
  而且,赤羅可是天道境界的高人化身,縱使只有本體一成的威能,但也不是上海所能應付的,哪怕上海已經達到了靈聖巔峰的實力,距離天道境界只有一個層次了,但二者之間的差距,卻相差了十萬八千里。
  正伸手抓向北境聖女的赤羅,驀然察覺到了什麼,迅速轉過頭,當看到上海掠來的時候,他頓時微微一怔,一個已經被他殺死的小傢伙,竟然沒死,還要對他出手,這確實很讓他感到意外。
  不過!
  僅僅只是意外而已。
  “命倒是挺硬的,不過你也太笨了,竟然妄圖要殺本座,哈哈……區區靈聖巔峰,也敢挑戰高人的威嚴,既然一指點不死你,本座就轟碎你的身軀,看你還死不死。”赤羅的大手印下。
  轟隆隆……
  虛空震動,凝聚的劇毒雲霧被紛紛驅散,化出的大手,如同擎天壁壘,從高空中壓了下來,交織的上萬條道紋,散發著令人心懼的恐怖力量。
  嘭!
  上海直接一拳砸出,迎向了大手印。
  “真是無知者無畏!”赤羅冷冷一笑。
  天魔九殞!
  九道本體極威迸發而出,上海恢復的威能達到了原本的九倍,相互疊加之下的威能,已經逼近了靈聖巔峰所能達到的極限了,與此同時,他的眼眸閃動,一種潛在的道浮現而出,殘神術施展而出。
  赤羅壓下的大手印,蘊含的威能猛然縮減了七成。
  “這是怎麼回事……”
  赤羅勃然色變,不止是大手印,就連身體內蘊含的威能都被壓製到了三成左右,愣了一下後,他當即反應了過來,身為天道境界的高人,他一眼就看出,自己被某種可怕的大術給打中了。
  “竟讓本座的威能降低到了三成,這是什麼大術,竟如此可怕……這小子從哪學的?不管從哪裡學的,都給本座吐出來,若是學會了這等大術,同境界之中,還有誰能奈何得了本座?”赤羅眼中透出喜意,絲毫沒因為自己的威能被禁錮到三成而感到擔心。
  “以為本座威能禁錮到三成,你就能贏?小傢伙,你太天真了。天道境界與靈聖巔峰雖相隔了一個層次,但二者相差了十萬八千里。你以為你是各大聖地天資卓絕的聖徒和聖女不成,想要越層次斬殺本座?你的夢做得太好了,給本座滅吧。”
  赤羅大喝,大手印以更快的速度壓了下來。
  轟!
  上海的拳頭砸在了大手印上,方圓百里的天地微微晃動了一下,只聽到一聲咔嚓的脆響,由上萬條道紋凝聚而成的大手印上呈現出了一條裂痕,這道裂痕迅速蔓延而出,咔嚓咔嚓的聲響不斷傳來,片刻延續到了整個大手印中。
  嘭!
  大手印碎了!
  上海的拳頭狠狠的砸在了赤羅的胸膛上,強絕的體魄之威,令赤羅的背部高高鼓起,一隻拳頭直接洞穿而出。
  “怎麼可能……”赤羅還未來得及開口,已經被崩碎了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