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波新茶VX

“這麼說,是你這小傢伙救了我?”上海坐在地上,寵溺的揉著小獸的腦袋,除去劫後餘生的欣喜外,更讓他開心的是這小傢伙竟然還如此重情義的跑回來救自己。
  “咕咕……”小獸挺了挺圓滾滾的小肚皮,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。
  “哈哈!”
  上海禁不住被這小東西給逗笑了。
  隨後!
  他與小獸嬉鬧了一陣。
  “小傢伙,你是不是能吸收劇毒?”上海忽然想起了什麼,趕緊開口詢問道。
  在這之前,他體內蘊含的劇毒極強,要知道他可是轟殺了近千的毒修,每一個毒修死後都會散出本身蘊含的可怕劇毒,有一部分被他給吸收了,疊加和堆砌的毒性幾乎達到了一個恐怖的程度。
  小獸竟能將上海體內的劇毒全部清光,這已經很讓他感到震驚了。當初被毒精追殺的時候,小獸就曾展露過一次吸納劇毒的能力,當時他以為小獸所能吸納的毒性有限,所以倒也沒太過在意。
  卻沒想到,小獸能夠吸光他體內的劇毒。
  “咕!”小獸點了點頭。
  “萬毒聖地遺蹟的劇毒,你能不能吸收?”上海指向了萬毒聖地遺跡,目光中充滿了期待。
  如今!
  整個萬毒聖地遺跡方圓千里範圍內,都已經被聖牢禁陣和七尊大勢給禁錮住了,哪怕是大人物也無法破開此地的禁錮,就算能破開,也不是短時間內能夠完成的。
  雖然毒皇已經被金器世家給禁錮在神舟內了,但上海隱隱之間總感到不安。神舟真能困住毒皇嗎?或許可能,或許不可能,他無法確定,正是因為這一點,所以他不想將自己的命運寄託在運氣上。
  更何況,方才毒皇可是派出了近千的毒修追殺自己,而自己將全部毒修轟殺了,等於激怒了毒皇。
  倘若毒皇不死!
  一旦從神舟內脫困而出,上海就只有死路一條。
  唯一的辦法,就是離開這裡,而能夠離開此地的機會,只有萬毒聖地遺跡內了。
  除此之外!
  上海也很好奇,萬毒聖地遺跡內囚禁的那位名為玄天的大人物,到底是何等人物,能夠讓毒皇如此忌憚,如果有機會救出這個大人物的話,縱使毒皇脫困,他也不懼了。
  萬毒聖地遺跡,是唯一的生路。
  “咕!”
  小獸不屑的瞥了一眼萬毒聖地遺跡,鼻頭聳動了一下,一副你也太小瞧我的模樣了。
  “真能進入?”上海頓時目露驚喜。
  “咕!”小獸點了點頭。
  “太好了,快走,我們去萬毒聖地遺跡。”上海二話不說,將小獸給丟到了肩膀上,準備朝著萬毒聖地遺跡深處進發。
  “咕!咕咕……”小獸突然跳了下來,比劃了起來。
  “什麼意思?你是說,我們現在是聯手關係?進入萬毒聖地遺跡內,獲取之物要五五分成?那七座宮殿,你一個人全要?”上海愕然的看著這小東西,旋即無奈苦笑。
  真是板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。
  在第一次遇到小獸的時候,上海戲耍了一下這小東西,卻沒想到這小傢伙一直記在心裡,現在居然懂得在關鍵時刻提出自己的條件,現在想不答應都難了,他也沒奢望過取得任何東西,唯一所想的就是能夠保住性命。
  沒有討價還價,上海當場答應了小獸的條件。
  “咕咕……”
  小獸樂得一蹦一跳的,哧溜的爬上了上海的左肩上,理所當然的坐了下來。
  正打算要離去,上海眼角余光忽然瞥到了那些毒修的殘肢,雖然這些肢體已經破碎,但蘊含的毒性卻是極烈,若不是小獸身上不斷溢出一種解毒的香味,恐怕他才剛活過來,就又要被毒死在這裡了。
  毒修雖然沒有威能,但它們的體魄和毒性極為可怕,幾乎等於是修煉者的剋星,除非擁有著強大的解毒寶物,不然是無法絞殺毒修的。
  而毒皇的恐怖,上海更是親眼見識過,哪怕是道器都難以鎮壓,除非是同等大人物攜帶道器出手。
  “天罡戒內有一隻毒修,不知道它能不能吸收其餘毒修的殘肢?”上海停下了步伐,心神一動,與天罡戒內的毒修取得了聯繫,在將眼前的一切傳遞給毒修的剎那,他感覺到了毒修傳來的強烈獲取念頭。
  當即!
  上海意識到,這些毒修的殘肢,對自己所收服的毒修有用,而且可能有著很大的用處。
  “毒修與修煉者的修煉方式不同,據說它們的數量越多,位於頂端的毒皇提升就越可怕,莫非這些毒修是通過相互修煉的方式來提升的,而越位於頂端,所獲得的威能就越強……”上海雙目一亮。
  如果自己的猜測沒錯的話,那麼毒修的修煉,除去自身的提升的外,大部分都是靠掠奪其餘層次低的毒修的來提升的。
  當然,也不完全是這樣,但他所收服的毒修,竟對其餘毒修的殘肢有著強烈的需求欲想,那說明這些斷肢有可能幫助那隻毒修提升,近千數量的毒修殘肢,蘊含的毒性是何等的恐怖,若是自己的毒修全部吸納,會不會煉出另一隻毒皇來?
  毒皇恐怖的實力,上海歷歷在目。
  如果自己擁有一隻毒皇的話,縱使不能在東荒橫著走,各大勢力也不敢再像現在這樣,無所忌憚的追緝自己了。
  “毒皇是大人物煉成的,我的毒修原本可能是天道境界的,甚至可能是天道境界以下,二者的起點相差太大了,要煉成毒皇,並不沒想像的那麼容易……”上海搖了搖頭。
  如果毒皇這麼容易煉成的話,那麼整個萬毒聖地遺跡內,也不會只有一隻毒皇而已了。
  “不想太多了,讓毒修先吸收再說吧,能達到哪一步,到時候再看。”
  上海沒多想下去,而是隨手一招,將散落在附近的毒修殘肢,不斷的收入到天罡戒內。
  密密麻麻的殘肢,宛若一座小山峰般,堆砌在天罡戒的角落內,做完這一切後,他分出一部分心神,控制裡面的毒修,走到殘肢堆附近,然後從中取出了一根殘肢。
  未等上海控制,那根殘肢突然爆開了,化成了濃稠的毒霧,自然而然的湧入到毒修的體內,在吸納了這些毒霧後,毒修的血肉開始蠕動了起來,灰暗的皮膚漸漸的呈現出絲絲的光澤。
  這些殘肢並非是真正的殘肢,而是由劇毒濃縮而成的,毒修們前身的軀體,早已在不斷煉化中褪掉了,只剩下由濃郁的劇毒組成的軀體,由於它們是人族所化,所以軀體也是根據前身來構造的。
  在吸納了一根殘肢後,上海明顯感覺到毒修比起以往有了一些不同,不但毒性更強了,而且似乎連體魄都提升了些許。僅僅一根殘肢,就讓毒修變化如此大,若是全部吸光,那毒修的實力和蘊含的劇毒,豈不是將會在短時間內不斷的暴漲?
  讓毒修再取出一根殘肢,繼續化成毒霧吸收,當吸收到第五根的時候,毒修傳來了痛苦的訊息,上海趕緊停了下來,皺眉觀察了片刻,才發現毒修體內容納了大量散開的毒霧,已經將他的體魄給撐得裂開了一絲絲。
  “原來吸納的毒霧就跟修煉者吸納的天地元氣一樣,不能直接被自身使用,而是得煉化成自身的……”上海恍然了。
  想想也就釋然了!
  如果毒修可以無限制的吸納的話,只要有足夠的劇毒,它就能不斷的提升。那麼光是萬毒聖地遺跡內蘊含的劇毒,不知會創出多少只毒皇來,到時候哪怕東荒所有大人物前來,也別想攻下萬毒聖地遺跡。
  “先放著吧,這全部的殘肢吸納完,毒修的實力絕對會達到更高的層次,屆時絕對能夠發揮出更大的用處。”上海收回了心神,繼續帶著小獸朝萬毒聖地遺跡深處走去。
  很快!
  一人一小獸來到萬毒聖地遺蹟的千丈範圍內。
  “咕!”
  “怎麼?”上海停下了腳步。
  “咕咕!”
  小獸突然鼓起腮幫,小臉如同小球一樣圓乎乎的,噗的一聲,一團銀色的泡泡瞬間覆蓋在上海的身上。
  這些泡泡依附在皮膚上,不但沒有令上海感到不適,反而讓他感到一陣神清氣爽,原本侵染的毒素,全部被泡泡吸納,就連四周的劇毒,也不斷被泡泡吸收著。
  相比起解毒靈丹,這泡泡的效果還要強上不少。
  “咕!”小獸意氣風發的指向前方。
  “好!我們出發!”
  上海笑著點了點頭,朝著萬毒聖地遺跡繼續前進,越是踏入深處,他越加感覺到小獸吐出的泡泡解毒能力的強悍,前進到五百丈距離的時候,泡泡沒有絲毫衰弱的跡象。
  正要繼續深入!
  一陣聲響從遠處傳來。
  “還想跑嗎?你跑不掉的,還是乖乖的跟本座走吧。你放心,本座不會殺你的,你如此漂亮,本座還真捨不得殺你,會好好的照顧你的。你身中劇毒,跑得越快,毒性積累就越強,死得也越快。”一道陰測測的冷笑聲從繚繞的劇毒雲霧內傳來。
  通過感知,上海察覺到來人與自己相隔大約有百丈左右,由於劇毒雲霧遮蔽了視野,他無法看清來人,不過卻是能夠判斷到來者是兩人,很顯然,一名女子正被一名天道境的高人化身追緝。
  上海眉頭皺了皺,腳步放緩了一下,微微搖了搖頭,繼續以原本的步伐朝前走去。
  此刻他自身都難保,更別說幫人了,既然那名女子進入到此地,那麼就得做好殞落的準備。
  當即!
  上海步伐加快了幾分。
  可就在剛踏出幾步的時候,他的感知察覺到,為首的那名女子正朝著他方向掠來。
  “嗯?”
  上海剛鬆開的眉頭又再度皺起。
  目光望向女子方向,劇毒雲霧遮蔽了視線,只能達到一丈左右,連他都無法看清女子所在的方向,對方竟能朝著自己而來,或許是巧合吧。沒有過多想下去,上海改變了個方位。
  可才剛準備踏步,上海神色微微一變,那名女子竟又再度找到了自己的位置,正在掠來。就在這麼一愣神的時間,劇毒雲霧劇烈抖蕩了起來,女子的速度陡然暴漲了不知多少倍。
  唰!
  一道熟悉的倩影映入上海的眼中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