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圳喝茶你懂

上海望著眼前的一切,當看到近在眼前的萬毒聖地遺跡,還有四周瀰漫的濃郁毒霧的時候,頓時意識到自己已經離開了神舟,並且被傳送到了位於萬毒聖地遺跡近千丈的距離內。
  猛烈的劇毒雲霧襲來!
  上海頓時感到一陣頭暈腦脹,之前寶光道人給予的解毒靈丹藥力已經耗得差不多了,如今只剩下很小一部分藥力在體內,沒有絲毫遲疑,迅速朝著外圍方向退去。
  “唉……”
  悠長的嘆息聲再度從萬毒聖地遺跡傳來。
  剛退到兩千丈處,勉強能夠承受住劇毒的上海心中猛然一震,相比起在神舟內,這嘆息聲更加清晰了。
  “吾……乃……玄天……”
  玄天?
  發出嘆息的人,難道名為玄天?
  上海心底詫異。
  之前一直有些好奇,這發出嘆息之人的身份,現在雖然還不清楚,但也知道對方名為玄天。
  不過!
  玄天是何人,上海就不清楚了。
  天罡宗的玉簡中,並未記載有過關於此人的任何訊息,可能應該是萬古歲月之後的大人物,也可能是近千年來成為大人物的人。
  “難道這發出嘆息的人,傳出自己的名字,是打算讓我去他所在的勢力,將他還活著的消息告知那個勢力,然後派人來救他?”上海皺眉思忖著,雖然不想招惹是非,但對方已被困死在裡面,只是幫忙傳遞個消息而已,倒也不礙事,畢竟救人一命也是好事。
  “玄天前輩,我知道了,如果我有機會活著離開這裡,會幫打聽一下所在的宗門勢力,將消息告知他們,讓他們前來助你離開此地。”上海用心神將自己的消息傳遞到不斷迴響的嘆息中。
  他也不知道這位玄天前輩能否收得到自己的消息。
  不管對方能否收到,上海既已答應,他會履行自己的承諾。畢竟,對方不管是否是大人物,被困如此多年,能夠堅持到現在已經著實不易了,而且那人與自己又沒有仇怨,能幫一把就幫一把。
  陡然!
  高空中的劇毒中,大批的黑點浮浮沉沉,在上海的視野中不斷放大。
  毒修……
  上海心臟猛然一滯。
  粗略一看,前來的毒修起碼有上百個,其中還有五個實力強大的毒修,如此做的毒修湧來,聲勢是何等的恐怖。
  體內的避毒靈丹藥力只剩下一點了,上海沒有遲疑,當即轉身朝著遠處掠去,雖然體質紊亂,沒有絲毫威能,但憑著堪比低階天器的體魄,速度不比施展威能的時候弱多少。
  “這些毒修怎麼還跟在後面……”
  上海臉色頓時變了變,在掠出一段距離後,他發現後方的毒修依舊還緊緊跟著,而且速度比之前快了不少。在這之前,他已從臨天聖徒那裡得知了關於毒修的一些情況。
  毒修無法運用靈識,所以它們憑藉的某種特殊的能力視物,它們的目力所及之處很短,大約只有一里左右,一旦超過一里之外,就很難再看到其餘物體的存在了。
  後方的毒修距離上海大約有三百丈左右,這段距離,毒修不可能會發現得了他的。
  “莫非,這些毒修是專程來追殺我的……”上海心下一沉。如此遠的距離下,毒修還能追得過來,這足以說明,毒修是被派出來的,而能夠派出毒修的,也就只有毒皇了。
  他忽然想到毒皇之前的種種表現。
  之前被金器世家的道器鎮壓,毒皇雖然有些狂躁,但也沒那麼瘋狂。之所以在後面發狂,是因為從萬毒聖地遺跡深處發出的嘆息聲,正是因為這一道嘆息聲,毒皇才會瘋狂的轟擊著光鐘。
  “毒皇真正看護的不是萬毒聖地,而是那個發出嘆息的人……”想到這裡,上海釋然了,同時心中大震。
  發出嘆息之人,竟被毒皇如此看重。
  這名叫做玄天的人,到底是什麼來歷?為何會被困在萬毒聖地遺跡內,並且被毒皇親自看守,還如此看重此人?
  越想,上海越是好奇。
  但是!
  現在不是好奇的時候,而是必須得盡快擺脫毒修,不然一旦被纏上,絕對會被活生生的毒死在這裡。
  突然!
  前方大地一陣湧動,一隻枯槁的手突然從地底伸出,朝著上海的腳抓了過去,赫然是一隻毒修從地底鑽出來了。
  上海一腳狠狠踩了下去。
  咔嚓!
  體魄驚人的毒修手臂,如同枯枝一樣,被上海一腳給踏斷了,突然一股濃郁無比的毒霧噴出,並迅速擴散開來,強烈的腐蝕和毒性,瞬間洞穿了大地,瀰漫的毒性,腐蝕虛空。
  體內的靈丹藥力,迅速下滑。
  這時!
  地下一陣湧動。
  “竟來了這麼多……”
  上海神色徹底變了,感知雖然無法完全探入大地下方,但卻是能夠明顯感覺到有近兩百毒修在地底下方,沒人能夠想到,毒皇會派出如此多的毒修來追緝,哪怕是他也想不到。
  很顯然!
  毒皇是要將他徹底絕殺在此地,不允許他靠近萬毒聖地遺跡半步。
  “若不是毒皇被困在金器世家的神舟內,恐怕此刻也早已趕來追殺我了……”上海面露苦澀,好端端的竟會被毒皇給盯上,如今說再多也沒用,唯一的辦法就是先活下來再說。
  感知全部放在腳下,上海全部心神投入其中,他可不敢放出靈識,毒修的毒識可是連天道境界的高人都能瞬間毒死,雖然自身靈識強絕,但能否擋得住還很難說得準。
  唰唰唰……
  枯槁的手不斷伸延而出。
  這些手蘊含著驚人的劇毒,無論是觸碰到,還是被抓到,都會被劇毒所侵擾,一旦中毒,絕對逃不出此地。
  上海小心的避讓著,實在避讓不了,只能一腳踩斷,體內的靈丹藥力不斷下滑,毒性已經開始侵擾他的意識,以他的體魄,倒還能壓制住,這些毒性極為強烈,若是換做一般的修煉者,哪怕是天道境界的高人,也早已被毒死了。
  呼呼……
  遠處傳來一陣聲響,上海迅速抬起頭,臉頰不由自主的抽搐了幾下,頓時面如土色。只見三個方向處都出現了黑點,而且數量還不少,很顯然,幾乎所有毒修都來了。
  “毒皇還真看得起我,竟派出了全部的毒修來追殺我……”上海咬了咬牙,心中同時升起了一股惱怒。
  前後左右,連高空和地底都被封堵了。
  如此絕境!
  別說上海了,哪怕是金器世家的三名高人前來,插翅都難飛。
  毒修的可怕不在於它們的威能,而是劇毒,那是從萬毒聖地傳承下來的劇毒。當年的萬毒聖地之所以能夠成為一方霸主,就是因為這個聖地的劇毒極為可怕,一些奇毒,連大人物都能毒死。
  甚至有傳聞提過,萬毒聖地曾經毒死過一名聖主,無論傳聞是真還是假,都足以說明萬毒聖地的劇毒的可怕。
  無論哪個方向,都會被毒修攔住,而體內的靈丹藥力只剩下最後一點了。
  咬了咬牙!
  上海收起念頭,繼續朝前掠去,最後一點靈丹藥力,他必須得保持住,否則會被毒死在此地。
  陡然!
  一隻略微巨大的軀體帶著濃郁刺鼻的劇毒從上方襲來,而恰恰上海正一腳踩在無法躲避的毒手上,體內的靈丹藥力耗光了,而頂部更烈的劇毒,瞬間侵染入他體內。
  不好!
  上海神色一沉,頓時強烈的眩暈感襲來,視野變得模糊了,劇毒不斷湧來,毒性以極快的速度增加著,濃郁的死亡氣息撲鼻而來,雖然他有太古天魔軀,對毒性抗拒要高一些,但也一樣會被毒死。
  難道我要殞落在這裡……
  上海滿心的不甘,如果死在毒皇手裡,他無話可說,畢竟二者實力相差了十萬八千里,好不容易活著出來,卻要被毒修毒死,這種死法不但憋屈,而且也太倒霉了。
  意識漸漸消散。
  毒性侵襲越來越強烈,死亡氣息也越加濃厚起來。
  不!
  我不想死……
  上海心中怒吼。
  “唉……”
  深深的嘆息再度傳入耳邊,這一聲嘆息似乎有些古怪,上海心神在觸及的瞬間,再度感受到了那個字——“怒”,雖然僅僅只有一個字,卻蘊含著某種無上的奧妙。
  霎時!
  心中的不甘化為了滔天怒焰,熊熊在體內灼燒起來,紊亂的體質消失了,威能盡數復甦。
  狂暴的怒火,點燃了所有威能。
  上海的身軀,頓時被雄渾無比的強大威能充斥,在太古天魔軀的支撐下,威能不斷勃發。
  殺!
  將這裡所有一切都殺滅!
  殺!
  將全部想要斬殺自己的毒修,盡數摧毀。
  殺,殺,殺……
  雙目赤紅如血,上海渾身爆發出了恐怖的威能,在滔天怒火的灌注下,他的力量灼灼上升,竟超越了一般的靈聖巔峰,而且太古天魔軀的神秘道紋,不斷凝化而出,迅速組成了一道。
  僅僅只顯化了一條神秘道紋!
  但是,這一條神秘道紋蘊含的道韻卻是深奧無比,而且裡面還蘊含了天地之威。
  轟!
  神秘道紋浮現!
  上海如同一尊遠古神祇,每揮舞一下拳頭,都會震碎一隻毒修,每一腳踢出,都會踢斷數只,他的體魄如低階天器,比起毒修都要強得多,在爆發的威能之下,毒修不斷被轟殺。
  無法阻擋,無可匹敵!
  沒有一隻毒修能夠擋住一擊,哪怕是那五隻實力最強的毒修,也是被上海當場撕碎。這是沒有任何懸念的一面倒的屠殺,不斷湧來的毒修,就如同一群綿羊撲向猛虎一樣。
  心中只有殺的上海,已經忘記了自身的劇毒,他如今僅有一個念頭,那就是殺光所有毒修。
  如果有各大勢力的高手在場的話,肯定會當場驚呆。
  體魄驚人無比的毒修,在上海的手裡,就像是普通的樹枝或是路邊的石頭,要么被折斷,要么被轟碎,而更可怕的是,劇毒不斷湧入他的體內,但卻像是沒給他帶來任何影響一樣。
  殺!殺!殺!
  上海不斷轟殺著毒修。
  良久!
  毒修的殘肢佈滿了周邊二十丈範圍,上海掐著最後一名毒修,將它高高舉起,五指猛然一緊。
  啪!
  毒修已經身首分離。
  做完這一切後,上海緩緩的收起了手,目光中的血芒漸漸褪去,而被封固在身上的劇毒襲來……
  撲通!
  上海倒在了地上,眼眸中最後一絲神采漸漸消散,就在完全消散的那一刻,一道矮小的身影從遠處一跳一跳的,圓滾滾的小身子,靈活無比,時而匍匐,時而翻滾,片刻就來到了身邊。
  “咕!”
  小獸焦急的拉了拉上海的手,見他沒反應,當看到周邊的毒修殘肢,小嘴頓時變成圓形,頗為驚訝的模樣,撓了撓頭,小傢伙裂牙裂齒,像是在做著艱難的決定。
  “咕咕!”
  小獸揮了揮手,彷彿做下了決定,邁著小腿走到上海面前,對著小肚子狠狠一拍,頓時一道黑色的道紋橫生而出。
  這條道紋尤為奇異,竟能脫體而出,橫立在當空,而它瀰漫出的道韻更是深奧無比,剛一出現,就勾動了整片天地。轟隆隆!天地齊鳴,道紋環繞在上海身上,從頭部緩緩下移。
  蘊含在他身上的劇毒,不斷被道紋吸納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