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海SG

寶光道人如球一樣,被高高掀起,又被拋落,破舊皮甲上的緣故道紋漸漸黯淡了起來。
  嗷!
  伴隨著震天巨吼,滾滾狂瀾之中,毒皇身軀如魔神,徐徐而來,道道恐怖的光波凝聚,閃爍著懾人的幽芒,它軀體的威能正在不斷的凝聚,顯然正在恢復自身的威能。
  撲鼻而來的窒息感,充斥著上海的胸腔。
  雖然相隔距離較遠,但狂瀾中的餘波卻是壓得他渾身悶痛,隨時都可能會被這股恐怖的力量給震死當場。
  上海神色一凜。
  幸虧自己的境界暴漲了,而且方才吸納了幾乎所有人的體魄,自身的體魄已堪比低階天器,不然的話,早就被震死在這裡了,沒有過多遲疑,腳下一動,朝著狂瀾相反的方向衝掠而去。
  漫天狂瀾,充斥著震天鑠地的威能。
  所過之處,除去天道境界的高人外,無人能夠抵擋得住。各大勢力的高手,還未來得及施展大術飛掠,就已經被滾滾而來的狂瀾捲入其中,瞬間被碾成了飛灰。
  哪怕是靈聖巔峰的絕頂高手,也無法抵禦。
  在滾滾狂潮中,一道人影腳踏大地,軀體爆發出雄渾無比的氣息,宛若神鐵一般,任由狂潮衝撞。
  一名天道境界的高人正不斷施展著大術逃離,忽然察覺到眼前晃過的人影,不由發出一陣驚疑聲,本以為是另外一名天道境界的高人,可當看到狂衝而過的人的剎那,這名高人愣住了,彷彿被人扼住了脖子。
  “靈聖巔峰……怎麼可能……”
  這名高人神情發僵,難以置信的看著頂著狂潮衝過的上海,甚至還下意識的眨了眨眼皮,揉了揉眼睛,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,一時之間,竟忘了自己還處於險地之中。
  也難怪這名高人會震驚!
  毒皇兇威滔天,擁有著大人物的境界修為,雖然沒有完全恢復過來,但爆發出來的威能是何等的可怕。
  狂潮席捲之下!
  連天道境界的高人稍有不慎,都會有可能殞落,更別說天道境界以下的高手了,哪怕是靈聖巔峰,在這般可怕的狂潮之中,也會被轟成灰燼,除非擁有強大的寶物抵禦,或許還能殘留一線生機。
  可是!
  眼前的一幕,卻顛覆了天道境界高人的認知,那名年輕的男子沒有施展大術,也沒有使用任何寶物,單單憑著身軀在毒皇釋放出的恐怖狂潮中疾馳,實在太不可思議了。
  難道,狂潮威能並沒自己想像的那麼可怕?
  一念及此,天道境界的高人放緩了掐動大術的手勢,可就在他停下的瞬間,環繞在他身上的大術發出噗噗的破碎聲,嚇得他臉色慘白,趕緊凝聚大術,好不容易才將大術給凝成。
  “威能沒有減弱……那個人能以體魄抵禦狂潮,那他的體魄該達到何等地步?”天道境界的高人心中一陣發澀,那等體魄比起傳說中的幼年絕頂荒獸都不差多少。
  神舟內一片混亂。
  上海憑著強大的體魄,速度不比逃掠的天道境界高人差多少,很快就趕在了最前方,剩餘的高手正在慌亂逃逸,他趕到最前方後,並沒有急著四處衝,因為途中有一些高手不慎墜入了破碎的虛空中,被罡風和虛空風暴絞成了碎片。
  現在神舟內動盪不安,四處危機,一旦不小心墜入破碎虛空中,遭遇到虛空風暴的話,絕對是有死無生。
  而且!
  毒皇衝破光鐘後,神舟發生了一些特殊的變化,原本刻畫在最底部的道紋,全部浮現出來了,原本的出入口也消失了。
  上海猜測!
  這神舟不但有須彌空間,而且還有禁陣。
  金器世家或許早已做下了最壞的打算,在光鐘破碎的時候,就讓人開啟了這個禁陣。
  否則!
  之前的出入口怎麼會消失?
  必須得找到正確的路口,上海增強了自身的感知,在這昏蒙的環境中,四周一片虛幻,令人一時難以辨清,靈識在這裡用處不大,唯獨只有感知,才能找尋到正確方位。
  “嗯?”
  上海忽然注意到,在不遠處有一撥人,正有序的朝著左側的角落側退,為首的赫然是金聖鋒。雖然場面混亂,但是此人卻是依舊鎮定無比,正帶著金器世家的高手,朝著角落有序的側退。
  “神舟是金器世家之物,那個名為金聖鋒的金器世家嫡系子弟等人,所走的應該是正確的離開神舟的路。”上海目光一閃,緊步跟了上去,不過卻是沒有跟得太緊。
  四周的迷霧和虛幻越來越強烈,若不是上海憑著強大的感知,估計剛走幾步,就跟丟了金聖鋒等人。
  繞過了層層迷霧和虛幻,很快來到了一處隱蔽的地方,這里四面空曠,唯獨中間聳立著一顆光球,這顆球體與當初進入神舟內核是一模一樣的。
  “四少主,我們到了。”一名老者說道。
  “嗯!你們先走,我最後一個封住此地。”
  “萬萬不可,四少主,你必須得先走,這是家主的命令,就由我們來封堵這個出口。”為首老者趕緊說道:“時間倉促,少主們快進去吧,不然等封雷禁陣開啟的話,就走不出此地了。”
  封雷禁陣……
  上海心中頓時一驚。
  這封雷禁陣並非源於遠古,而是從萬古歲月時代流傳下來的,可封禁一片空間,哪怕是大人物也難以在短時間內開啟,更可怕的是,一旦啟動此陣,會源源不斷的降下恐怖的天雷,轟擊位於里面的一切。
  金器世家的底蘊還真是恐怖,不但有神舟和道器,連借體聖陣,還有封雷禁陣都被他們用上了。
  “只是二叔他們……”金聖鋒無奈的回頭望了一眼。
  “如果他們不留在這裡,一旦被東荒各大勢力察覺到我們的真正用意,絕對會壞了我們的所有佈置。為了我們金器世家日後能夠成為東荒霸主,只能犧牲二叔他們了……”
  “八弟說的沒錯,之前幾次探入此地,為了不驚動各大聖地,我們損失不小,為了這一次的萬毒聖地內的道器暮鼓,我們金器世家籌劃了近百年,本來預計十年後,等一切準備妥當後將萬毒聖地之事公佈,讓各大勢力率先出手,然後我們再趁機奪得暮鼓,卻何曾會想到,萬毒聖地提前被人預知。”
  “雖然早了一些,但我們準備也差不多了,有這四十九名天道境界的高人在,組成兇冥七殺陣,絕對能夠除掉這個毒皇。”
  “若不是各大勢力早已有約,不能隨意派出大人物,不然以我們金器世家的大人物出手,解決掉毒皇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。”
  “大人物出手,引來的動靜太大,而且屆時其餘各大勢力也會派出大人物,到時就很難分配了,道器暮鼓只有一件,而此物,我們金器世家必須得拿到手,在場各大勢力的高手都早已知曉道器暮鼓的消息,無論是為了防止消息洩露,還是為了組成兇冥七殺陣,他們都得死。”
  嘶……
  上海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  若不是一路跟隨到此地,他還真無法得知如此驚人的消息和陰謀。沒想到金器世家早就知道萬毒聖地所在之處的,而且還派人前來,至於毒皇,也早已被他們察覺。
  只是!
  為了防止被其餘勢力察覺,金器世家並未派出大人物前來此地絞殺毒皇。畢竟,大人物出手會牽引來很多麻煩,一旦被其餘勢力得知萬毒聖地遺跡,並且還知曉道器暮鼓的存在。
  那麼!
  東荒的其餘勢力絕對會派出大人物。
  各大勢力爭奪道器暮鼓,而金器世家早已擁有了“金道晨鐘”,別的勢力絕對不會讓金器世家奪到道器暮鼓的,不然一旦金器世家組成了大道器,屆時哪怕是三大聖地聯手,也難以鎮壓得住金器世家的崛起。
  成為東荒霸主!
  哪怕是金器世家這等龐然大物般的存在,也不會放棄這個機會。
  “按金聖鋒等人所說的話,那麼金器世家從始至終,都將各大勢力的高手算計了,而且設下了一個套,讓各大勢力不明所以的往裡面鑽,最後替金器世家完成自己的目的。”想到這裡,上海臉色變了變。
  恐怕聖牢禁陣和七尊大勢,金器世家早就已經知曉了,從始至終,都是金器世家在演戲,而且還演得如此逼真,甚至不惜付出自家的天道境界高人殞落的代價。
  為達目的,不折手段……
  上海臉頰抖動了幾下,隨後緩緩的吐出一口濁氣。
  金器世家如何做,那是金器世家的事,單憑他一個人,根本就無法阻止這東荒中頂尖的勢力,而且他現在所要做的就是活著離開這裡,至於其他事,則是懶得理會。
  再說了,其餘各大勢力也不是什麼好人。
  狗咬狗罷了!
  上海收起心思,感知著光球附近。
  金聖鋒等人似乎也知道時間緊迫,沒再多說,以嫡系子弟為首,率先踏入了光球凝出的光門。
  靜靜等待……
  上海沒有急著衝過去,雖然自身體魄驚人,但這裡面畢竟是金器世家執掌的神舟,一旦對方察覺,開啟了某種隔絕的禁陣,恐怕自身就要被徹底困死在這裡面了。
  看著那名老者遺留到最後,上海目光一閃,腳下狠狠以踩,朝著那名老者掠了過去。
  “誰?”
  老者怒喝,視野中已經察覺到了掠來的人影,臉頰禁不住一陣抽搐,因為來者的速度太快了。
  “借你們的出口一用。”
  上海說完,體魄如巨龍般,爆發出了雄渾的力量,彷彿一座萬丈大鋒,狠狠的撞向了老者。
  “找死!”
  老者已看清上海的實力,嘴角掠起一絲輕蔑,雖然同為靈聖巔峰,但老者已經一隻腳踏入了天道境界,隨手一拍,兩千九百九十九條道紋橫生而出,若化出三千道紋,老者就能踏入天道境界了,縱使如此,爆發出的道紋威能也是驚人無比。
  咚!
  上海的肩膀狠狠的撞在了兩千九百九十九條道紋上,恐怖的體魄徹底展現而出,巨大的撞力,將全部道紋全部撞得粉碎,連同老者被撞得震到了遠處,沒有理會老者驚愕的目光,一腳踏入了光門中。
  “想走?給我逆!看你怎麼死……”老者暴喝,迅速掐了一個印訣,光門當即扭轉過來,反面呈現。
  唰!
  上海已經被反面光門吞沒了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