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西湖妃子阁论坛

灼灼燃燒的三團烈焰,溫度炙熱無比,散發出來的光耀眼奪目,如同三個小型的太陽,更為可怕的是這三人身上的威壓,令神舟上的年輕高手們都難以喘得過氣。
  神舟所飛掠的高處,距離地面有千丈左右,能夠以身體飛渡到如此高度,還能釋放出如此強威能,至少是靈王境界的高手,平日里一位靈王境界的高手都難遇,可今日卻來了三位。
  來者不善,善者不來!
  神舟上的年輕高手們一個個心驚膽顫,靈王境界的高手,任何一個用手指都能輕易掐死他們。
  “這三位是焱王族的七炎長老,聽聞這三人的實力都早已達到了靈王一界……”
  莫少修的這句話是對上海說的,炎玄王可是死在他的手上。
  “來得真快,難道他們還打算在這裡動手?”
  上海神色凝重,在轟殺炎玄王的時候,他就知道肯定會惹怒焱王族,但卻沒想到焱王族會派來靈王一界的高手,而且一來就是三位,這令他感到意外的同時,又覺得事情有些反常。
  在聖山中,他早已從莫少修處了解到,炎玄王雖是焱王族的族長之子,但焱王族族長的兒子有近百位,炎玄王在這些兄弟中只是位列前二十而已,縱使激活了聖根,最多擠入前十。
  為了王族的尊嚴?
  有這麼一點原因,但炎玄王可是在聖煉中死去的,聖殿早已下過令,無論是部族年輕高手,還是王族嫡系子弟,但凡參加聖煉者,都得為自己的死亡負責,所屬部族和王族,都不得追究。
  歷年來在聖煉中死去的王族嫡系子弟不在少數,也沒見王族追究過,縱使要追究,也會暗中下手,絕對不會明著來的。
  斬殺炎玄王,竟引動焱王族派出三名靈王一界的高手前來阻攔,甚至不惜得罪聖殿的神壇長老……
  “炎玄王在聖煉被你所殺,只能怪他自己實力不濟,焱王族竟派出三名七炎長老來阻截你,你不會在那寢陵中獲得了重寶吧?”莫少修壓低聲音問道,目光閃爍不斷。
  “重寶?我倒是想了。”上海心中一驚,但卻隨口說道。
  “你怕什麼?難道我會搶你的不成?能否獲得重寶,單憑個人機緣。”莫少修嘟了嘟嘴,隨後有意無意的說道:“聽聞焱王族的嫡系子弟都早已被下了某種秘法,縱使身死,但他們的魂魄卻會傳遞一些消息給族內……”
  上海神色一變。
  心中頓時恍然了,難怪焱王族不惜派出三名靈王一界的七炎長老來圍堵自己,原來是因為秘法將炎玄王的發現告知了焱王族,縱使炎玄王當時沒看清是何物,但能夠從聖祖寢陵帶出的定然是重寶。
  也就說明了,這三位七炎長老,是為了他身上的重寶而來的。
  匹夫無罪,懷璧其罪啊!
  上海心底一陣無奈,不過他也不擔心,好東西全部丟在天罡戒內,沒有修煉“天罡神訣”是無法打開的,儲物袋內的全都是雜七雜八之物。
  “三位貴為焱王族的七炎長老,為何阻攔我等?若不給在下一個解釋,此事在下定當禀告聖殿。”
  枯髮長老站於船首,瞇著眼睛盯著三人。
  “林長老莫誤會,我三人前來,只是尋一個人而已。”為首的那名冒著青色火焰的老者微笑的說道。
  “你們找誰?”枯髮長老眉頭一皺。
  “找的就是此子!”老者單手指向位於神舟中的上海。
  “找我?”
  上海露出訝異之色,一副茫然的模樣,這副神情落入知情者眼中,不由暗暗佩服此子的應對能力。
  枯髮長老一眼認出了上海,對於這小子,他還是頗有好感,能夠贏下火長老二人的賭約之物,說來還是靠這小子帶來的四百枚聖令。
  “你們找他有何事?”枯髮長老沉聲道。
  “此子在聖煉中殺了焱王族的炎玄王……”另一名老者面色不善的瞪著上海,雙眼都要噴出火來了。
  “笑話!”
  枯髮長老打斷對方的話,冷笑道:“藍燄長老,你也是二百餘歲的老人了,聖殿早已知會過你們,聖煉之中,王族嫡系子弟參加的話,生死自負,若是身死,那隻能怪自身實力不濟,不得追究擊殺者責任,難道你們不知嗎?”
  上海聽到這句話,頓時意識到,事情有轉機,看來聖殿和王族之間,似乎沒想像中的那麼和睦。
  “我們當然知道,炎玄王之死,確實不能怪任何人,我們焱王族也沒有追究其死亡的責任,只是炎玄王進入聖煉之時,將王族重寶攜帶入內,被此子所殺後,重寶被他所奪,我們三人前來,只是要回重寶而已,只要他叫出來,我等也不會再追究此事。”青炎老者朗朗說道。
  “重寶?”
  枯髮長老皺了皺眉,轉身說道:“你是否拿了炎玄王的重寶?若是有,就交回他們吧。”
  “神壇長老,在下是殺了炎玄王沒錯,但此人並未攜帶任何重寶。”上海說道。
  “放肆,你奪了重寶,竟還敢不承認?”藍燄老者大喝道。
  “諸位長老不信,可問一問在場的各個部族的兄弟姐妹們,他們親眼見到炎玄王要斬殺在下,在下不得已才出手防衛而已,但是重寶,在下並未獲得,如何承認?”上海沉聲說道。
  各個部族的年輕高手,對王族本就沒有好感,再加上得到上海給予的聖令後,眾人心底多少都有些感激,雖不說什麼,但也是默默的點了點頭。
  “大哥,和這小子廢話什麼,直接拿下便是了。”藍燄長老勃然大怒,以他的身份,竟還要和這等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說那麼多廢話,簡直就是有辱自己的身份。
  “行了!”
  青炎老者揮了揮手,深深的看了上海一眼,黝黑的眼眸閃爍著一波幽幽的古怪火焰。
  “既然他沒拿到我王族重寶,那此事是我們疏忽了,林長老,多有得罪之處,還望見諒,我們先告辭了。”青炎老者拱了拱手。
  “嗯!事情弄清楚了就算了。”枯髮長老點了點頭。
  隨後!
  青炎老者三人收起了火網,身形一動,化作三道烈焰,猶如流星般消逝在眾人眼前,在離去的時候,那名藍燄老者轉頭看了上海一眼,嘴角噙著一抹意味深長的冷色。
  目送三人離去,年輕高手們紛紛鬆了一口氣。
  事情完了?
  沒完!
  上海很清楚,青炎老者三人顧慮神壇長老,所以才沒出手拿下他,這一次算是有驚無險的避過了,但焱王族卻不會這麼容易就放過自己,說不定他們早已準備了後手。
  聖城,如今可是龍潭虎穴啊。
  縱使如此,他也得去闖一下,不光是為了聖液洗煉,還有沐凝雪,現今發生如此多的事,縱使她待在沐家,也令他頗為不安,在這個世界上,自己最親近的人也就只有她一位了。
  神舟繼續前行。
  遠處天際,遍布濃密的白色雲層,在這些雲層中,不時透出一些奇光,這些雲層被某種神奇的異力定住了一樣,連動都未動分毫,來到雲層前方,神舟停止了下來。
  枯髮長老雙手交錯,念動著某種特殊的口訣,一道道異芒從他手上浮現,紛紛打在雲層上,一陣波光粼粼,雲層宛若重岳,轟隆朝兩側移動,五色奇光,燦爛奪目。
  雲層之下,赫然是一片廣拓淨土。
  山巒迭連,奇禽異獸,飛掠而過,山湖瀑布,瓊台玉宇,十餘座煥發著各色光潤的城池,展露在眼前,縹緲的霧靄,環繞其中,猶如進入了仙境中一樣,每一座城池上刻滿了各色聖文,渾厚而宏大的氣勢,直逼雲霄。
  在場不少年輕部族高手驚呼出聲。
  “這就是聖城?”
  “真如古卷中所描述的仙境啊。”
  “這麼多城池,哪一處是聖城啊?”
  “都是!這萬里大地上,所有一切,都是聖城的一部分,那些城池,都是王族和王族居住之城,彼此之間是相連的。”枯發老者心情不錯,向在場的年輕高手介紹道。
  上海俯視著下方的大地,心中不由一陣感慨,難怪人人都想要進入聖城,而不願留在各個部族。
  這聖城內四處瀰漫著強盛的天地元氣,無論是對半步魔修還是靈士來說,都有滋養身體,加快修煉的妙用,除此之外,這裡沒有可怕的猛獸和妖獸,也不用擔心魔物潮襲擊部族。
  神舟飛向了最大的城池,據枯發老者所說,那裡就是聖殿所在之處,而這一處恰好位於聖城的中心位置。
  在進入聖殿的時候,神舟在外降了下來,很快有一批身著聖殿服飾的年輕男女迎了上來。
  好強的氣勢……
  上海詫異的看著這些男女,這些人的氣息波動遠遠超過了前來的部族年輕高手,至少都是靈師一境以上的。
  聖城果然是匯集高手之地,歷年來聖煉能入百名之內的,全都是精英層次的年輕高手,這些人突破靈師境界是最有希望的,哪怕每年只有十人突破,日積月累下來,也是很龐大的數目了。
  “長老!”年輕男女紛紛行禮。
  “嗯,都起來吧。”枯髮長老擺了擺手,道:“聖液都準備好了?”
  “回禀長老,聖液早已準備就緒,還需要溫養一日,明日才能洗煉。”為首的一名年輕男子立即應聲道。
  “明日洗煉?你們先帶他們去歇息,明日進行洗煉。”枯髮長老說完,遲疑了片刻,對上海說道:“你先跟我過來。”
  “我?”
  上海一怔,猶豫了片刻,才點頭應聲,心底卻有些惴惴不安起來,不知這枯髮長老找自己有何事?莫非方才那三個焱王族的老者已用秘法傳音給他?應該不會的,焱王族沒這麼笨。
  易地而處,若是自己得知某個傢伙身上有重寶的話,肯定會暗中行事,將重寶奪到手,絕對不會告知他人。
  還是說,枯髮長老與焱王族關係極好,三名老者暗中已許了不少好處,所以打算帶自己去某個隱秘處,將自己給制住?這個想法剛出現,他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  目前,也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