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一品香

聖壇的出口只有一處,位於北側,這是莫少修告知的,上海帶著他一同前往,緊隨的還有各大部族的年輕高手,經過一個時辰的趕路,眾人終於來到了一處傳送陣附近。
  金魄王等人早已到達,由於時間未到,所以他們站在遠處等待,見到上海,這四人不由靠近了一些,神色帶著警惕的意味。
  見到這四人面露緊張,上海並沒理會,而是靜靜站在不遠處。
  片刻後!
  一道身著青衣,帶著蕭瑟氣息的男子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。
  “青弒天……”
  “怎麼會是他?”
  “他的手上好像還有一個人頭,那個是……玉木族的青一劍的?他們不是同族麼?聽說還是兄弟來著……”
  “這你就不知了吧?聽說去年參加聖煉的時候,青弒天被青一劍和木帝臨聯手所害,並打斷了他的根骨,令他成為了廢人,不知道他有何種際遇,竟然會恢復了……”
  “原來如此。”
  各個部族的年輕高手,頓時議論紛紛。
  青弒天瞳孔潰散,對任何事彷彿都不管不顧,獨自走到角落處後,就靜靜的站著。
  上海看了他一眼,隨後收回目光。
  呲!
  一道電弧憑空而生,緊接著密密麻麻的電弧乍現,一座傳送光門呈現在眾人的眼前。
  出現了?
  金魄王等人早已等得焦急,不過在看到上海後,他們猶豫了一下,又收起了步伐,其餘的各個部族的年輕高手們沒有動,他們都默契的停了下來,目光投向了一位少年,有的目露崇敬和敬佩。
  這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。
  炎玄王是何等的強大,聖物是何等的堅硬,但卻都被那位少年用拳頭給轟成了碎片。
  “我們走吧。”
  “嗯!”
  莫少修點了點頭,與上海二人一同進入了光門。
  剛回到祭壇,金魄王四人剛出現,立即就施展出各自的功法,朝著聖山各處飛遁而去,連聖令都不拿了。
  其餘年輕高手,自然也不敢去拿。
  上海站於祭壇中,看著那三千枚聖令,遲疑了片刻後,將其中一千二百枚取了出來,分成三份,一份丟給了青弒天,一份給莫少修,剩下的一份自己留著。
  其實他也能全部取走,但是,這樣做的話,那些眼巴巴盯著的各大部族高手,縱使不敢多說什麼,可心底定然會極為不滿。
  四百枚聖令,足夠進入前十了,只要確保了自己能夠獲得聖液洗煉的名額,就已經足夠了。
  “剩餘的聖令,大家分了吧。”上海轉身說道。
  眼巴巴的盯著的各個部族的年輕高手們,頓時大喜過望,最後從聖壇內走出的年輕高手,也就只有十五人而已,將這些聖令分下來,每人幾乎都能夠獲得聖液洗煉的機會。
  聖液洗煉,對於在場的大部分年輕高手們來說,那是他們之前不敢想像,也不敢奢望的。
  當然,這些年輕高手們也清楚,這個機會是眼前少年給予的,以少年的可怕實力,若將聖令全部拿走,他們也不敢前去阻撓,頓時間,所有人紛紛面露感激之色。
  ……
  聖山之外!
  枯髮長老等人站於外方,五行逆轉大陣早已開啟,五人一言不發的靜靜等待著參加聖煉的年輕高手回來。
  啵!
  大陣亮了起來。
  一名火族的年輕高手率先走出。
  “哈哈!看來老夫運氣不錯,第一位出來的竟是本族的人。”火長老哈哈大笑起來,“把聖令拿出來吧。”
  “是!”那名火族的年輕高手取出了八十六枚聖令。
  “不錯!”
  火長老面帶微笑的點了點頭,直接將聖令收了起來,聖令共有三千枚,八十六枚的數量也不算少了。
  隨後,又出來一名火族的年輕高手,更是持有一百餘枚聖令,樂得火長老又再度哈哈大笑起來,並不時用言語擠兌枯髮長老和土長老。
  “才剛開始,還沒結束呢,急什麼。”土長老不滿的嘟噥了一聲。
  這是!
  亮光閃耀了幾下,接連六名年輕高手出現,其中兩名是水族的,三名火族,另外一名是土族的,這三人都奉獻了不少聖令,特別是土族那一位高手,持有兩百餘枚,令原本沉下臉的土長老臉色好看了一些。
  枯髮長老一言不發,神色沉著。
  “林長老,時間還早得很,後方應該就會有你們木族的了。”水長老柔柔的說道。
  “我又不急。”枯髮長老擺了擺手。
  說話間!
  光芒再度一亮,陸續出來了三十餘名年輕高手,另外意外的是,除去一名火族的年輕高手攜帶七十八枚聖令外,其餘人都是兩手空空,甚至連自身所帶的聖令都不知所踪。
  越來越多的各個部族的年輕高手被送了出來,而除去幾個水族和金族的手上有數十枚聖令外,其餘的年輕高手連自己的聖令都沒能交出來,五名神壇長老似乎察覺到了什麼。
  “難道今年的聖煉……”
  “聽說五大王族激發了五行聖根,他們應該將那五個傢伙從另一邊送入到聖山內了,大部分的聖令,應該落在他們手裡了……”
  “看來今年的聖煉存活率,恐怕比起往年要低得多了。”枯髮長老無奈的嘆了一口氣。
  “聖壇開啟又不是什麼奇事,先來說說我們的賭注,林長老,要不這樣算了,你的枯木精,分一半出來給我,這個賭約就算了?怎麼樣?土長老,你的也一樣,分出一半?”火長老咧嘴笑道。
  “不行!賭約還未結束。”
  “沒錯,還沒結束呢。”兩名長老當即拒絕。
  “土長老我就不多說了,但林長老這邊的話,今年木族的年輕高手實力如何,你應該心裡有數,機會渺茫,輸一半總比全輸了好。”
  聽到這句話,枯髮長老不免有些動搖了,遲疑了片刻,沉聲道:“不看到最後的結果,我不甘心。”
  “好吧,既然你如此說了,那就讓你輸得心甘情願。”火長老掂了掂手上的三百餘枚聖令。
  出來的人越來越少,間隔也越來越長,而火長老手上的聖令,已經達到了六百多枚,就連土長老也有四百枚左右了,至於枯髮長老,手上連一枚聖令都沒有,明眼人都看得出來,枯髮長老注定要輸了。
 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。
  距離五行逆轉大陣關閉的時間,只剩下最後的半刻鐘了,遲遲未曾見到有人出來。
  “今年的聖煉,進去一千六百餘名高手,竟然才出來了兩百多人,今年的淘汰率達到了八成以上……”水長老嘆息了一聲。
  “每年都會死傷不少,多一些又有什麼奇怪的。”火長老說到這裡,目光投向一旁,道:“時間快到了,林長老,土長老,你們兩位是不是該將那兩樣東西拿出來了?”
  “輸就輸了!”土長老無奈的取出了賭注之物。
  “哼!”
  枯髮長老冷哼了一聲,他也早已知道,自己這一次是輸定了,雖十分不情願,但愿賭服輸,還是取出了枯木精。
  啵!
  五行逆轉大陣再度亮了起來,一名少年,兩名男子頓時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。
  “竟然是三位木族的年輕高手。”水長老說道。
  “真是木族的?”枯髮長老迅速轉過頭,剛遞過去的枯木精,頓時被收了回來。
  “三個而已,又不是三百個。”
  火長老頓時面露不悅,不過他也不急,反正他手上已經有六百多枚聖令了,眼前這三位木族的年輕高手加起來,難道比起他的還要多?除非老天開一個天大的玩笑。
  “見過諸位長老。”上海拱了拱手。
  “嗯!聖令呢?”
  枯髮長老點了點頭,下意識的問了一句,他並沒抱太大的希望,只要三人交出一些,哪怕幾十枚,就算是輸了,他臉面也好看一點,畢竟在場五名長老,就他手上沒有一枚聖令。
  “請長老接收。”
  當三人將聖令取出來的剎那,在場的四位神壇長老,包括兩百餘名年輕高手都傻眼了。
  “一千二百枚……哈哈……”
  枯髮長老先是一愣,反應過來後,再也壓抑不住狂喜之意,昂頭哈哈大笑起來,這太突然了,本來他已經輸了,卻沒想到,最後出現的三名木族年輕高手,竟幫他扭轉了乾坤。
  火長老面帶微笑的臉,當即僵了下來,臉頰不斷抽搐著,神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,土長老無奈的搖頭嘆息,天意弄人啊,誰都沒想到,本來墊底的枯髮長老竟一下蹦到了首位。
  “好!好!非常的好!”
  枯髮長老一吐之前的鬱悶,望向上海三人的目光,充滿了欣賞和善意,還有一絲的感激。
  “拿來吧。”枯髮長老意氣風發,大手直接攤開。
  “哼!拿去……”
  火長老黑著臉,不捨的將賭約之物取了出來,土長老無奈苦笑,也將之前約定之物,交了出去。
  枯髮長老笑得老臉都綻開了花,將兩樣東西收取之後,多看了上海等人一眼,然後對在場的年輕高手說道:“獲得聖令最多的前二十名,跟我前往聖殿,後八十名跟隨水長老前往聖城。”
  “是!”
  前一百名的年輕高手,紛紛走了出來。
  五名神壇長老在此,這些年輕高手可不敢冒名上前,要知道,冒名者可是重罪,神壇長老有權當場擊殺,更何況現在火長老和土長老二人輸了賭約,心情正是極度不好的時候,若被發現,說不定會被這二人當成洩憤的對象。
  白光一閃,枯髮長老已放出了神舟,因為心情大好的緣故,他倒是沒像之前那般板著臉。
  上海等人隨後踏上了神舟,其餘十七名年輕高手也緊隨其後,這些人一個個神情激動,難掩臉上的亢奮,進入前二十,不但能夠獲得聖液洗煉,甚至還有機會進入聖殿。
  “終於要前往聖城了。”
  上海此刻的心情多少有些澎湃,苦熬了近一年,終於又機會進入聖城了,就是不知沐凝雪現在如何了,希望她在沐家一切安好。
  神舟迎風飛掠。
  在場年輕高手都在交談著,議論著今後進入聖殿後,該如何如何努力提升自己等等。
  咣的一聲巨響傳來,正急速飛行的神舟,猛然停止了下來,枯髮長老臉色頓時一變,只見神舟的前方,擋著一張碩大的火網,三名冒著青、藍、紫火焰的老者臨空而立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